0759-2215599

廣東漢基律師事務所

http://www.vmzxqt.live





首頁 >> 法庭內外 >>暢所欲言 >> 樸槿惠將無罪釋放!獲5億美金補償!
详细内容

樸槿惠將無罪釋放!獲5億美金補償!

長達幾年審判,


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網絡配圖


文僅供交流學習 ,版權歸屬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及時與原作者取得聯系,若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到您的權益煩請告知,我們將立即刪除。



鄰居韓國前總統樸槿惠,前傳將終身監禁,近日情況突然逆轉。


《五億美金國家賠償能否彌補樸槿惠的創傷》報道,近日有新聞傳出樸槿惠將會被無罪釋放的消息,并且將會獲得五億美金的國家補償。



當初因閨蜜干政而被迫下臺的樸槿惠,如今種種證據都表明樸是無辜被陷害的。這可算是奇聞!誰陷害的?至少當時一而再再而三延長在押時間,背后可能就不僅僅是韓國檢方一方了。


報道說,長達一年的審判在現在看來,更像是一場政治陰謀。就現在的情況看來韓國檢方無法拿出強有力的證據表明樸瑾惠受賄,因此釋放樸槿惠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據悉,如果樸槿惠無罪釋放很有可能獲得五億美金的國家賠償。然而對于把自己嫁給國家的女人來說,這樣的補償又有何意義呢?對于一個國家最高領導人來說這樣的補償,又何嘗不是一種侮辱呢?



冤假錯案,難免發生。但政治陷害,那是故意有預謀,這且發生在韓國,令人不可思議。但反觀樸槿惠的一生,似乎早已注定是坎坷的一生,上天似乎并沒有把她當作一個女人看待。幼年喪母,青年喪父,終身未嫁,膝下無子,中年被刺,老年被彈劾。這種坎坷的人生經歷,也造就了樸槿惠剛強的性格,這在樸槿惠寧可蒙冤入獄也不愿接受文在寅提出的無條件認罪即給予樸槿惠特赦的做法中便能看出。





而文在寅提出的“無條件認罪即給予樸槿惠特赦”?這是不是也讓世人多多少少從一方面看出其中些許“隱情”?


韓國檢方是否要對無辜陷害樸槿惠的人起訴審判,而且這證據證人幾乎不用找尋,樸槿惠及其本身這事即是。


樸槿惠離別青瓦臺留下的一封信!


我是樸槿惠。

我在父親三十六歲、母親二十八歲的時候出生。

我的名字是我的父親、母親和阿姨一起起的。

“槿”不僅僅代表韓國的國花“無窮花”,也代表“國家”之意;“惠”代表“恩惠”。

據母親描述,年輕時的父親是位浪漫派的男子。

母親的娘家相當富裕,外公的事業相當興旺,母親從小被稱為“校洞小姐”。母親原本想念大學,但因為當時外公對女性教育持保守觀念,反對她念大學,最終畢業于培花女子高中。

母親對父親一見鐘情,但外公不太滿意父親,不愿將寶貝女兒嫁給一個貧窮的軍人。

那時,我的父親軍中的少校,薪資微薄,連一座房子都沒有。

可是,母親就是那樣不顧家人的反對嫁給了父親,她說:“當時他脫軍靴的背影看起來非常可靠,雖然一個人的長相可以騙人,但背影是騙不了人的。見過幾次面之后,我更深信自己的直覺沒有錯,他是個樸素又值得信賴的深情男子。”

當我和妹妹問起母親與父親的相遇時,她回憶著當時的情況,告訴我們選擇對象不能以金錢或外表來衡量,而要以信任與信賴為優先考慮。


她說:“身為窮苦軍人的妻子,物質生活很艱苦,但有你們父親貼心的照顧,我一點也不委屈。以后槿惠和槿令在找結婚對象的時候,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找靠得住的男人。兩個人若能以真誠的心相處,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二)

我的父親是個鐵血軍人,他1944年畢業于日本關東陸軍士官學校,其后在偽滿第六軍管區第八步兵聯隊任職,被授予日本陸軍少尉軍銜。之后被分到日本關東軍齊齊哈爾635部隊。

1945年1月,父親隨部隊“清剿”抗日武裝力量,在戰斗中得到日軍上司“果斷處理對抗大日本帝國的破壞分子”的評價而晉升中尉。

194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后,父親和他的的第8步兵聯隊拒不投降,并槍殺蘇軍聯絡員。蘇軍展開圍殲行動,父親帶同3名朝鮮籍軍官逃出包圍。之后他喬裝難民來到北京,混入國民黨中央軍,軍統調查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后解除他的武裝并羈押數月后于1946年遣返他回國。

1945年日本投降后,韓國宣布獨立。

1946年6月父親回國,任陸軍士官學校教官,并晉升為陸軍上尉。

之后,他在仕途上就一路高升,先后任韓國陸軍本部作戰情報室室長、科長、師參謀長。

1953年任第二軍炮兵司令,同年7月朝鮮停戰后,赴美國俄克拉何馬陸軍炮兵學校深造。1954年晉升為陸軍準將,任第二軍炮兵司令兼炮兵學校校長。

1955年任師長。1957年陸軍大學畢業后,任副軍長、師長。

1958年任軍參謀長,軍銜為陸軍少將。

1959年任軍管區司令。

1960年1月任釜山地區軍需基地司令、第一軍管區司令、陸軍本部作戰參謀次長和第二軍副司令。

1961年5月,父親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李承晚政權,任國家重建最高委員會主席,同年8月升為中將,11月升為陸軍上將。

1963年,父親當選總統。

(三)

而我,則以“第一女兒”身份入住青瓦臺。

打從搬進青瓦臺前住在議長官邸時,我們三姐弟就幾乎沒有什么玩具,父母也很少送玩具給我們,母親的理由是:即使沒有玩具,也有足夠的空間供我們跑跳玩耍。

有一回,親戚在美國買了一只上發條就會自動走路的小狗玩具送給我們,我們三人好奇地聚在一起拿著它玩了一整天,母親卻憂心忡忡地看著這樣的我們。

母親說道:“那并不是隨手可得的玩具。擁有別人沒有的貴重東西,對孩子的教育并無益處,即使沒有那種玩具,我們家的孩子也已經有了一大片可以盡情玩耍的院子啊。”

接著她又補了一句:“要是大家聽到議長家沒有玩具的傳聞,一定會有很多玩具送上門,但要是他們聽到窮困的家庭沒飯吃也會這樣熱心嗎?我并非舍不得花錢買玩具給他們,而是比起新堂洞的家,這里已有更寬敞的院子可供他們玩耍,所以貴重的玩具對他們而言只是不必要的奢侈品。”

還有一天,出門上學時,外頭下著傾盆大雨。我撐著傘踏出大門,沒想到雨傘竟被風吹翻了,只能無奈地跑回去告訴母親雨傘壞了,于是母親幫我拿了一把新的塑料傘。

那時,站在一旁的事務官跟母親說:“風雨這么大,塑料傘一下子又會被吹壞的,今天就讓槿惠坐車上學吧。”

結果,母親用“槿惠,你可以自己去吧?”的眼神看著我,我故意大聲地說了一句“我去上學了”

……

雖然我們住在人人羨慕的議長官邸,卻沒有任何值得讓其他小朋友羨慕的特別東西,日子過得非常簡樸,就連搬進青瓦臺后也不例外。

對小時候的我們而言,青瓦臺不是一個好玩的地方,相反是一個處處充滿限制的痛苦地方。

(四)

住在青瓦臺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情,因為這不是人人都能有的經歷。

或許大部分人認為身為總統的女兒,我或許多少可以享受某些優待,但對于當時年紀還小的我來說,青瓦臺的生活并不全然美好。

在那里,充滿許多禁忌。

從小母親就對我們耳提面命:“不可以向別人炫耀你所擁有的東西。”在那個生活困苦的時期,總統女兒的身份是一張危險的名片,一個不注意就很容易讓我們產生特權意識。

在青瓦臺我慢慢的長大,我也看到了很多該看到和不該看到的東西。

看看國外一個小小的電子芯片就能賣幾十萬美元,我感到震驚了,一個小小的芯片就能讓我們幾十個人、甚至幾百個人工作一年的工資,我被深深的刺激到了。

于是,我對父親說,我要讀電子大學,將來也能制造出那樣高端的芯片。

我不斷的努力,不斷的學習。

1974年,我考上了韓國西江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后,我又去法國格勒諾布爾大學進修。

然后,就在我的進修還沒有結束的時候,噩耗傳來:我的父母遭到刺殺,我的母親陸英修不幸身亡!

我匆匆結束法國留學生涯回國,我知道我不能悲痛,因為我不僅僅是樸槿惠,我更是總統的女兒!

我的父親需要我,我的國家需要我,我要承擔起的不僅僅是一個國民的責任,我還要承擔其我母親的責任——替代我的母親行駛“第一夫人”的部分職責。

韓國總統夫人陸英修女士中彈倒下的瞬間照片


(五)

母親去世后,父親很悲痛,我們一家人也都很悲痛!

但是,悲痛之余,我們還得繼續前行。

父親,是個軍人,他有鋼鐵一般的意志,他很快從沉痛走了出來。

他在全國范圍內主導了“新村運動”,使從前農村和漁村里的茅草屋變成了磚瓦房,解決了當時韓國國民們的絕對貧困問題。

他促成京釜高速公路的興建,使韓國的物流大幅改善,經濟得以突飛猛進。韓國的GDP在1969年首次超越朝鮮。

他不顧眾多反對,力主“只要干就行”建設“京釜高速公路”,建設“龜尾工業園區”。

但是,也正是這樣的他,為了頑強地追求經濟發展的目標以及中央政府不那么腐敗,他對待敵人毫不手軟!

他的敵人太多太多了,他們時時刻刻的想要致他于死地!

而我,天天替他擔心!

可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1979年10月26日,我父親帶領他的衛隊長車智澈到情報部長金載圭官邸吃晚飯。席間他和車智澈斥責金載圭及其領導的情報部門工作不力,金載圭一怒之下,拔槍將他們射殺。

我的父親為國捐軀了,終年62歲。

(六)

隨著父親的去世,我不得不被迫遠離政壇,但是我沒有忘記父親的理想。

我立志為秉承父親遺愿,為國捐力。

1997年,我加入韓國大國家黨。

1998年4月,我贏得中期選舉,當選國會議員。

在我的心里,我是希望韓國和朝鮮是不應該“敵對”的,因為我們本就是一家人,不管曾經我們有過多大的戰爭,也不管我們有多敵視對方,但那都改變不了“血脈相連”的事實。

2002年,我赴平壤訪問,受到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的接見。

2004年至2006年我成為了大國家黨最高委員,2005年5月、2006年11月,兩次訪問中國,就是那時中國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6年5月,我在首爾幫助一名大國家黨候選人競選首爾市長時,遭到暴力襲擊,右臉被文具刀割傷,傷口長達11厘米。當時恢復臉部的傷,在崔順德家待了一周的時間。

2006年6月,我辭去大國家黨黨首職務。6月11日,我正式宣布競選大國家黨第17屆總統候選人,不過最終我還是敗給了李明博。

面對失敗,我沒有灰心,我繼續為了國家不斷努力。

2012年7月,我再次正式宣布參加于2012年年末舉行的總統選舉,12月19日,我獲得51.6%的投票,確保擊敗獲得48%選票的另一位主要候選人民主統合黨候選人文在寅,成功當選新一任韓國總統——韓國第一個女總統。


(七)

2012年12月19日,我在大選時說:“我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沒有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

那時,我就知道了我的命運!因為這么多年,我看到了太多太多!

但是,明知是深淵,我也將毫不猶豫的跳下去!

正因為,我深愛著這個國家,所以我愿意承擔一切!

我知道我們是美國的盟國,我也知道我們國家的命運被美國把控著,而我更知道美國根本沒有把我們當成他們的盟國,我們只不過他們的“棋子”,他們只不過想把我們來遏制中國的工具!

而中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她無疑才是我們真正的朋友,也是我們的未來。

為此,我不惜一切,也要和中國走到一起!

2015年9月3日,即使西方大部分國家和美國都警告我不要參加中國戰勝利70周年閱兵式,但是我還是來了!

因為,韓國的未來在中國,不在日本,不在西方,更不在美國!

(八)

我知道,很多人都說,部署“薩德”是因為朝鮮的核試驗。

我也知道,很多人說部署“薩德”是我的決定!

其實,我怎么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呢?

難道我不知道“薩德”預防不了朝鮮么?難道我不知道“薩德”只是美國為了利用我們來戰略“震懾”中國和俄羅斯的么?

但是,我沒有辦法!

部署薩德的命令是我下達的,但是那不是我的本意!

因為,我們的國家被“綁架”了!

因為,我們的國家只是個“棋子”!

棋子,注定只是棋子!

棋子,沒有自己的命運!

我抗爭過,但是,終究抗拒不了“棋子”的命運——被棋手掌握著的命運。

也正因為“薩德”,所有人給我安上了很多很多的“罪名”,我成了人民的罪人!

對此,我不想再解釋了!

我,太累,太累了!

未來,是什么樣的?

等待我的,又將是什么?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了!

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的——韓國真正擺脫“棋子”命運的那一天!

再見,青瓦臺!

哦,不,永不再見,青瓦臺!

「政法時訊」編輯部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點擊下方藍色標題,欣賞更多精彩


👉奇葩女上司的升遷之路、讓人汗顏5000年!

👉在步步驚心的官場,走一步,看兩步,謀三步

👉這些官員為何能在40歲之前晉升省部級?真相令人震驚!

👉他25歲當市長,32歲升至省長,一路驚心動魄九死一生!

👉《我不是藥神》背后的真實事件當年震驚全國… 全網發布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759)2215599
0759-2222569
13902502099
主任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還可輸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黃河云建站 | 管理登录
浙江6十1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