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9-2215599

廣東漢基律師事務所

http://www.vmzxqt.live





首頁 >> 法庭內外 >>司法論壇 >> 刑辯律師之疑:來自當事人的謊言
详细内容

刑辯律師之疑:來自當事人的謊言


  • 作者:張海粟
  • 來源: 法律讀庫(微信號:lawreaders)


作者:張海粟,北京市冠衡律師事務所


最近看了《看不見的客人》這部電影,雖是一部以懸疑和反轉讓人拍案叫絕的電影,但同時可以視為律師會見當事人的一種經典模板。

作為一名律師當你接受了當事人的委托,自然要與當事人在同一戰線,趴在一個戰壕里。當然希望當事人向自己將事實和盤托出。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訴訟就是一場較量,要想取勝最基本的是對己方的了解與信任。

就像這部電影中的情節,男主最初向女律師描述的案情完全是自己編造的,但是女律師通過對于證據以及男主描述中邏輯矛盾的分析,層層抽絲剝繭,逼的男主步步后退最后終于道出了實情。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男主之所以在剛開始接觸女律師的時候不停的撒謊捏造事實,并不是想隱瞞自己的罪行逃避法律追責,而是希望借此測試女律師的能力,看其能否拆解自己的招式,有效的應對檢方。

這不由得產生了產生了一個思考,作為一名刑事律師在執業過程中對于案件事實真相的挖掘要到一個什么樣的程度。

用自己的語言美化自己似乎是人類的天性,人總是有意無意的挑選事實中對于自己有利的因素進行描述,描述的內容就變得或真或假。

最厲害的是,你猜到了套路,卻不知道這些套路會以怎樣的形式展現。

就像近來辦理的一個案子,會見過當事人兩次,對于公訴方指控的十余個貪污和受賄的事實均是不予承認,然而根據卷宗中記載的對于指控事實的證據,雖有一些似乎存在證據不足的可能,但大部分還是人證、物證俱全。如果如當事人所說,為憑空捏造顯然是不可能的。

辯護律師的工作當然不能順著檢方指控的思路走,而是要在事實方面通過證據的瑕疵尋找檢方指控事實可能存在的問題。對于這些事實只有當事人才是親歷者,才能對事實的真相有最全面的理解,而律師相對于指控事實提出相反的證據就需要當事人提供必要的線索。

在當下的司法環境下,刑事律師有著很高的職業風險,由于律師偽證罪的存在,使得辯護律師前輩傳授的第一條自保經驗就是——一定不要碰控方證人。一旦接觸之后該證人改變了之前的證言,辯護律師教唆證人做偽證的嫌疑是很難洗清的。

就像我們提到的上述案件中,在閱卷之后的第三次會見中,我們準備了三頁紙的問題準備向當事人核實,其中涉及卷宗中對于一些事實證明存在一定矛盾之處,希望當事人能提供更詳細的線索以便能提取對當事人有利的證據。

然而當事人對于這些問題均是避而不談,堅稱自己什么也沒做過。始終強調在本案中的兩個重要證人都是他的朋友,讓我們去聯系這兩人,說他們前期在檢察院的作證都不是真實的,現在他們一定會愿意為自己翻供。

當事人的這種態度就讓我們的辯護工作變得很被動,因為首先根據卷宗的內容當事人所說的兩個證人的證言并不是與證據材料嚴重矛盾有明顯偽證的證據。其次如當事人所說的辯護律師去接觸檢方證人尋求翻供是沒有任何辯護律師敢去做這件事情的,相當于用實際行動把自己送進監獄。

在這種情況下辯護工作似乎只能開展在一個很松垮的基礎之上,根據案卷事實展開辯護工作當事人不認可,根據當事人所敘述的事實展開辯護工作又存在著取證上的不可能。存于這種進退兩難的境地顯然是無法取得一個良好的結果的。

這也涉及到辯護律師自己心態的一個調整,作為一名律師自然是希望接手的每個案子都覺得良好的結果,最好的就是能出現驚天大逆轉,為人洗刷清白,還當事人以自由。不管你承認與否當前的司法工作已經取得了長足的進步,真的說完全蒙冤入獄的人幾乎沒有,指控事實與實際事實大多數只是存在偏差。這使得即使律師有時也會在心理默認當事人是有罪的,尤其是在辦理貪腐案件時,總會覺得即使檢方指控的事實不夠準確,當事人肯定也有其他的沒被查出的事實,也不算真的被冤枉,我不能為了證明他所描述的事實而讓自己冒犯罪的風險。

這時辯護律師就面臨著是否要去擊破當事人謊言的抉擇,是否也要運用已有的事實與證據去逼迫一下當事人,將當事人自己假想的防護擊破,去探知事實的真相。

這樣做又有兩個顧忌,首先辯護律師是受雇于當事人,并不能說是訴訟中一個完全獨立的主體,如果給當事人的壓力過大,會不會產生相反的效果,讓當事人對律師產生了厭惡的心理,覺得律師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并不是為自己進行辯護,輕則會發生辯護意見無法統一的現象,重則直接解除了委托關系。

再有即使當事人將全部的事實真相和盤托出,甚至是說出一些公訴機關不曾掌握的事實與情節,以當下的司法制度中律師與當事人之間的關系,辯護律師又應該如何處理那。

為當事人予以保密是辯護律師的法定義務自不必多言,但是如果存在一些與指控罪名相關的,但尚未被公訴機關掌握的事實與情節,這時辯護律師要不要根據此事實調整辯護策略,要不要對于當事人予以輔導,告知其這些事實的法律后果,就變成了很關鍵的決定。

以經驗來看在當下的定罪體系之中被告人的供述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供與不供,如何供述,直接影響著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

▶ 如果當事前期已經對于指控犯罪有了一個供述,但之后向律師承認了其前期供述是避重就輕的供述,事實上存在更嚴重惡劣的事實,那辯護律師除了為其保密以外,應該如何開展辯護工作;

▶ 鼓勵當事人說出真相,萬一被判處更重的刑罰,算不算是辯護律師的一種失職;

▶ 支持當事人繼續堅持前期虛假的供述,萬一控方在隨后獲得了證實事實真相的證據,而質問當事人為何做虛假供述時,當事人是否會為了逃避責任而一口咬定是辯護律師阻止其說出真相,誘導其進行虛假供述的,那律師偽證罪這個帽子就又扣到了辯護律師的頭上。

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每一個法律人當然都希望能在準確認定事實的基礎上適用法律,每一個辯護律師當然也希望在了解事實的基礎上為當事人提供有效的辯護意見。然而真相往往又是最難獲得的,不會輕易而來,作為一名辯護律師要不要去追求事實的真相也是需要面臨的重要抉擇。如果制度無法保護律師去追求這種真相的權利,那么來自當事人的謊言,真的變成了一種善意的謊言。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759)2215599
0759-2222569
13902502099
主任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還可輸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黃河云建站 | 管理登录
浙江6十1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