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9-2215599

廣東漢基律師事務所

http://www.vmzxqt.live





首頁 >> 法庭內外 >>結案陳詞 >> 周漢基律師參與普通貨物走私案辯護
详细内容

周漢基律師參與普通貨物走私案辯護

周漢基律師參與辯護的普通貨物走私案

馮柯走私普通貨物罪一審判決書

廣東省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             

廣東省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4)湛中法刑三初字第35號

公訴機關廣東省湛江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馮X,男,漢族,1974年7月16日出生于重慶市,大專文化,公民身份號碼43060219740716251X,戶籍地址:湖南省岳陽市岳陽樓區中建五局二公司宿舍,住廣東省東莞市厚街鎮西環路電力有限公司宿舍。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崔春燕,廣東敏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王安X,男,漢族,1972年1月5日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市,小學文化,公民身份證號碼432423197201057354,住湖南省漢壽縣軍山鋪鎮七星橋村克明灣組10號,曾任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 “永豐油1 ”船管事。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4年5月28日被羈押,同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19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林潤澤,湛江市公職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洪X,男,漢族,1971年4月2日出生于山東省泰安市,初中文化,公民身份號碼370911197104026090,戶籍地址:山東省泰安市岱岳區滿莊鎮曹家寨村531號,住山東省德州市臨邑縣開元大街雙環巷12號,曾任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船的輪機長。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周漢基,廣東漢基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張國X,男,漢族,1972年9月25日出生于湖南省華容縣,初中文化,公民身份證號碼430623197209258213,戶籍地址:湖南省華容縣團洲蘆葦場3組020號,住湖南省岳陽市東風廣場,曾任 “興龍舟200 ”船的管事。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吳海英,廣東國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張如X,男,漢族,1957年3月8日出生于浙江省岱山縣,公民身份號碼330921195703088011,住浙江省岱山縣秀山鄉外灣92號,曾任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船長。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2月25日被羈押,同月27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被告人虞國X,男,漢族,1959年11月10日出生于浙江省舟山市,初中文化,公民身份號碼330903195911105514,住浙江省舟山市六橫鎮臺門臺興路四弄1號樓202室,曾任 “興龍舟200 ”船船長。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羅俊秀,廣東以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陳俏丹,廣東以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董永X,男,漢族,1957年7月12日出生于遼寧

省長海縣,公民身份號碼210202195707125911,住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金海西園48號5-5-1,曾任 “永豐油1 ”船船長。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4年1月28日被羈押,同月29日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25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被告人李運X,男,漢族,1963年5月30日出生于山東省威海市,初中文化,公民身份號碼為370911196305306019,住山東省威海市環翠區張村鎮張村村中街3號,曾任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大副。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羈押于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余建湛,廣東漢基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李青X,男,漢族,1980年2月5日出生于浙江省舟山市,初中文化,公民身份號碼330903198002052519,住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區朱家尖鎮廟跟村大坑52號,曾任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的小副。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梁慶愉,廣東鴻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姚夕X,男,漢族,1970年3月4日出生于山東省榮成市,公民身份號碼370633197003041816,住山東省榮成市成山鎮瓦房姚家村49號,曾任 “永豐油1 ”船大副。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4年1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2014年2月25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劉權,廣東漢基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聶少X,男,漢族,1969年10月24日出生于山東省沾化縣,初中文化,公民身份號碼372325196910244810,住山東省沾化縣下河鄉三興村68號,曾任 “興龍舟200 ”船水手,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被告人柴巨X,男,漢族,1959年7月2日出生于浙江省岱山縣,小學文化,公民身份號碼330902195907020917,住浙

江省舟山市普陀區東港街道海洲路128號外灘嘉園14幢302室,曾任 “興龍舟200 ”船的水手。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湛江市第一看守所。

被告人姜魯X,男,漢族,1987年9月10日出生于山東省文登市,中專文化,公民身份號碼371081198709104018,住山東省文登市侯家鎮小洛村580號,曾任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廚師兼水手。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3年10月16日被羈押,同月18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3日被逮捕。現押于廣東省雷州市看守所。

辯護人鄭欽,廣東海東律師事務所律師。

廣東省湛江市人民檢察院以湛檢公二刑訴(2014)71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馮X、王安X、李洪X、張國X、虞國X、董永X、張如X、李運X、李青X、姚夕X、聶少X、柴巨X、姜魯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2014年10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4年11月25至26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廣東省湛江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肖俊飛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馮X、王安X、李洪X、張國X、虞國X、董永X、張如X、李運X、李青X、姚夕X、聶少X、柴巨X、姜魯X,辯護人崔春燕、林潤澤、周漢基、吳海英、羅俊杰、陳俏丹、余建湛、梁慶愉、劉權、鄭欽到庭參加了訴訟。在審理過程中,公訴機關建議本院延期審理二次。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廣東省湛江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3年,被告人馮X、周明清(另案處理)合謀從境外偷運燃料油進境銷售牟利,2013年4月,馮柯以劉文(另案處理)的名義與周明清合伙收購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云隆公司 ”)的全部股份,用于掩護走私活動;二人另行以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懷化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在東莞向東莞偉達燃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偉達油庫 ”)、永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永興油庫 ”)各租賃1個油罐,在湛江向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冠通公司 ”)租賃15#、16#油罐,用以臨時存放走私進境的燃料油。

2013年6月起,被告人馮X、周明清合伙從境外偷運燃料油進境銷售,具體手法如下:二人先后租賃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 “永豐油1 ”等船舶,指揮雇傭船員關閉船上的AIS定位裝置,將船駛至我國領海外,從外籍油輪上過駁燃料油,偷運進境,存放于上述租賃的油罐中,在境內銷售。同時,為掩蓋走私事實,被告人馮X以云隆公司與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或者懷化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互相購、銷燃料油,并在湛江、東莞兩地向海事部門進行虛假申報,辦理進出港的海事手續,造成兩家不同公司正常貿易的假象。

具體走私情況如下:

(一) “順開118 ”走私890.69噸燃料油至東莞的犯罪事實。

2013年6月份,被告人馮X、周明清雇傭范國練、王安X、李運X、李青X、李洪X、姜魯X等人駕駛 “順開118 ”船舶到湛江,但未開始走私燃料油時,船長范國練離職。2013年6月28日,被告人馮X安排船員在湛江將 “順開118 ”的船艙裝入水,并提供虛假信息安排人員向湛江海事部門申報該船裝載燃料油,計劃運至東莞市,由大副李運X、二副李青X將該船開回東莞市太平船廠,7月5日,船長張如X在太平船廠上船,7月13日馮柯通知王安X、張如X等人駕船出公海偷運燃料油。在 “順開118 ”船駛往公海的途中,王安X按馮柯指示,指使船上人員排空 “順開118 ”船艙中的水并關閉船上AIS定位系統,偏離正常航道,將 “順開118 "船駛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的位置,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890.69噸燃料油。2013年7月15日, “順開118 ”船到達東莞厚街電力碼頭,由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安排南鹽油14、南鹽油25號船,將上述走私進境的890.69噸燃料油過駁并運至偉達油庫卸貨,其中部分燃料油經廣西南寧山江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轉賣給南寧高斯特科貿有限公司。

上述走私過程中,馮柯將船上人員作如下分工:王安X為管事,主要負責在船上接收馮柯、周明清的指令,與在公海上的大油船接頭,核對駁接油的數量,管理船員并安排船上工作;張如X為船長,負責按照管事安排組織船員運輸、裝卸油;李運X、李青X分別為大副、小副,負責協助船長開船;李洪X為輪機長,負責維護、操作船艙的機器;姜魯X為廚師兼水手,負責打雜、做飯。

(二) “宏浦116 "船三次分別走私846.72噸、894.177噸、888.噸81噸燃料油的犯罪事實。

“順開118 ”成功走私一次后發生故障,被告人馮X、周明清另行租賃了 “宏浦116 ”船用于走私燃料油。2013年7月23日,被告人馮X提供虛假信息安排人員向東莞海事部門進行申報,將并未裝載燃料油的 “宏浦116 ”船申報為裝載800噸燃料油,計劃運至湛江。在該船舶駛往湛江的過程中,王安X按馮柯指示,指使船上人員關閉船上AIS定位系統,偏離正常航道駕駛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的位置,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燃料油846.72噸,隨后駛至湛江。2013年7月28日,馮柯安排人員將上述走私進境的846.72噸燃料油全部卸入冠通公司油罐,其中部分燃料油經廣西南寧山江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轉賣給南寧高斯特科貿有限公司。2013年8月4日,馮柯指使船上人員駕駛 “宏浦116 ”船,從湛江冠通物流公司油罐裝載700噸水,向海事部門申報裝載700噸燃料油運往東莞,在 “宏浦116 ”船駛往東莞途中,偏離正常航道駕駛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附近海域,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燃料油894.177噸。 “宏浦116 ”船于2013年8月8日將燃料油偷運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安排南鹽油14、南鹽油26號船將油駁接到東莞偉達油庫卸貨。2013年8月8日, “宏浦116 ”船在未向海事部門申報出港的情況下,再次出港到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附近海域,走私888.81噸燃料油于8月12日返回東莞厚街電力碼頭,由南鹽油32船駁接卸至東莞偉達油庫。在上述走私活動中,船上人員及分工情況與 “順開118 ”一致。

(三) “興龍舟200 ”船共6次分別走私896.336噸、912.39噸、893.969噸、911.597噸、900.139噸、735.24噸燃料油的犯罪事實。

因 “宏浦116 ”船的所有人不肯再將該船租給馮柯。周明清與李洪X合謀合伙購買船舶出租,李洪X付給周明清50萬元,并與周明清簽訂船舶合作協議購買 “興龍舟200 ”船,周明清將50萬元直接匯到 “興龍舟200 ”船原船東帳戶, “興龍舟200 ”船由劉漢軍購得并將該船租給馮柯。2013年8月份,被告人馮X、周明清雇傭船員從浙江舟山登上 “興龍舟200 ”船,向舟山海事部門進行申報,將未裝載油料的 “興龍舟200 ”船申報為裝載900噸柴油,計劃運至東莞。 “興龍舟200 ”船駛往東莞途中,馮柯指使船上船員將船駕駛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的位置,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燃料油896.336噸。2013年8月29日, “興龍舟200 ”船到達東莞厚街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安排南鹽油26、南鹽油25號船從 “興龍舟200 ”船過駁燃料油運到偉達、永興油庫卸貨。隨后,被告人馮X、周明清指使船上人員駕駛 “興龍舟200 ”船,采取同樣手法,分別于2013年9月9日,走私912.39噸燃料油至湛江冠通公司15#油罐;2013年10月3日,走私893.969噸燃料油偷運到東莞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用油船將其中456.715噸、437.254噸燃料油分別運到偉達、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7日走私911.597噸燃料油偷運到東莞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用油船將454.941噸、456.656噸燃料油分別運到偉達、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11日走私900.139噸燃料油偷運到東莞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用油船將509.414噸、390.725噸燃料油分別運到偉達、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16日走私735.24噸燃料油到湛江時,被湛江海關緝私局當場抓獲。在上述6次走私活動中,馮柯繼續使用原 “宏浦116 ”船上船員,并對船上人員進行了部分調整,機工聶少X和水手柴巨X加入其中,參與了6次走私犯罪行為;此外,在上述2013年10月3日、2013年10月7日、2013年10月11日、2013年10月16日4次走私活動中,船上管事換成了張國X、船長換成了虞國X。

(四) “永豐油1 ”船共4次分別走私901.055噸、898.481噸、895.986噸、78.8噸燃料油的犯罪事實。

為牟取更大的非法利益,被告人馮X、周明清在 “興龍舟

200 ”船走私的同時,另外租賃了 “永豐油1 ”船用于走私燃料油,雇傭王安X為船上管事,董永X為船長、姚夕X為大副、遲旭偉為輪機長(另案處理)以及其余4名船員,被雇用人員職責與 “順開118 ”船的相同。2013年9月14日,馮柯安排人員向浙江舟山沈家門海事處進行申報,將未裝載燃料油的 “永豐油1 ”船申報為已裝載900噸燃料油,計劃運至東莞。次日,王安X按馮柯指示告知船長董永X,安排 “永豐油1 ”船空載駛向東莞。途中,王安X按馮柯指示指使船上船員關閉船上AIS定位系統,駕駛該船到達我國領海外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的位置,從一艘外籍船舶上過駁燃料油901.055噸。2013年9月26日, “永豐油1 ”駛至東莞厚街電力碼頭,馮柯委托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的 “南鹽油25 ”、 “南鹽油14 ”將上述走私進境的901.055噸燃料油運至東莞偉達、永興油庫卸貨。隨后,被告人馮X、周明清指使船上人員駕駛 “永豐油1 ”船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的位置,從大油輪上過駁燃料油,分別于2013年10月5日,走私898.481噸燃料油運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由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的 “南鹽油25 ”、 “南鹽油15 ”將燃油駁接至東莞偉達、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13日,走私895.986噸燃料油運至東莞厚街電力碼頭,由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的 “南鹽油32 ”將燃料油駁接至東莞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14日,被告人馮X、周明清指使船上人員駕駛 “永豐油1 ”船,采取同樣手法進行走私,在我國領海外裝載燃料油走私進境,在返回東莞途中,管事王安X得知馮柯被湛江海關緝私局抓獲,按周明清指示指揮 “永豐油1 ”船員將船開往珠海珠澳大橋附近,與周明清一起將走私回來的燃料油銷售給附近海域的小船,其中78.8噸燃料油賣給 “新慶源油03 ”船。

上述14次走私行為,共計走私燃料油11544.39噸,偷逃應繳稅款20113257.84元。

針對上述指控,公訴機關提交了相關證據,根據以上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馮X,無視我國法律,為牟取非法利益,逃避海關監管,組織、指揮、雇傭他人駕駛船舶先后14次到我國領海外偷運11544.39噸燃料油進境銷售,共計偷逃應繳稅款20113257.84元。

被告人王安X、張國X、張如X、虞國X、董永X、李運X、李青X、姚夕X、聶少X、柴巨X、姜魯X無視我國法律,明知他人走私,為謀取高額報酬,受人指使,參與駕駛船舶到我國領海外偷運燃料油進境,其中被告人王安X參與走私10次共8103.445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14118259.87元。張如X參與走私6次共5329.123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9284681.13元;張國X、虞國X參與走私4次共3440.945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5994997.97元;被告人李運X、李青X、姜魯X參與走私10次共8770,068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15279679.1元。

被告人董永X、姚夕X參與走私4次共2774.322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4833578.74元;被告人聶少X、柴巨X參與了走私6次共5249.671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9146259.3元。

被告人李洪X,明知周明清從事走私犯罪活動,仍提供50

萬元資金,并參與了10次走私犯罪活動,共計走私燃料油8770.068噸,偷逃應繳稅款15279679.1元,

被告人馮X、王安X、李洪X、張國X、張如X、虞國X、

董永X、李運X、李青X、姚夕X、聶少X、柴巨X、姜魯X的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三款之規定,應以走私普通貨物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二條之規定,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馮X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主要內容:對起訴書指控馮柯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不持異議,但認為認定馮柯與周明清合伙走私依據不足,馮柯還具有其他從輕情節。理由如下:

一、認定馮柯與周明清合伙走私依據不足。根據馮柯向湛江海關遞交的檢舉揭發材料及庭審訊問階段的供述,他在 “興龍舟200 ”船參與走私之前,是與臺灣王老板及周某某合伙走私的。王老板負責供給貨物,分得利潤的50%,馮柯與周某某負責運輸,共同分得利潤的50%。在這一階段,馮柯的貨主身份是可以確認的。馮柯供述, “興龍舟200 ”參與走私之后,真正的貨主是周明清,自己是為周明清打工的,辯護人認為這種供述與案件事實一致,符合情理,應予以認定。

起訴書認定馮柯、周明清合伙走私也即周明清與馮柯都是貨主,不外以下幾種理由:1、與走私有關的活動很多時候都是馮柯出面的, “永豐油1 ”是馮柯出面租賃的,每次接油馮柯都在現場。2、馮柯與魏顯安、沈麗群之間協商過合作經營事項,有過融資事實發生,想證明馮柯對走私有出資:3、王安X供述馮柯曾經向自己轉過款,想證明馮柯對走私具有出資;4、有船員認為馮柯是貨主:5、李洪X供述周明清向其說過油是馮柯的,要他往船上多打油等。本辯護人認為,憑上述幾項內容并不能證明起訴書的指控,說明貨主是馮柯與周明清。首先,馮柯到現場接油、指揮船員、給船員講話、出面租賃 “永豐油1 ”、經常拋頭露面等,確實能說明馮柯參與了走私,但馮柯這些行為并不是識別貨主與打工仔的本質標準,打工人員受老板指使、委托一樣可以對下一層發號施令。馮柯的這些行為也從側面說明他并不是真正的貨主。到碼頭接油,到現場指揮這些都是風險很大的事情,真正的老板誰會出面?其次,馮柯與魏顯安、沈麗群之間協商過合作事宜、有過融資關系,同樣不能說明馮柯是走私油的貨主。馮柯除了參與走私之外,也有正規貿易行為,卷宗十二顯示的2013年5月24日 “宏浦178 ”正常運輸報港資料、湛江煉油廠提供的 “宏浦178 ”的裝油記錄及燃料油標準、湛江京粵石油公司提供的其與云隆公司三次交易合同、單據、云隆公司的正規納稅憑證等均能證實這一點,馮柯對外融資完全可以是正規貿易所需,不一定是用來走私。從時間上看,馮柯最初向魏顯安借款發生在2012年,此時馮柯還沒有參與走私活動,此后的 “合作 ”也是為了進一步留住魏顯安的資金使用,不是 “興龍舟200 ”參與走私之后才向魏顯安借款的。向沈麗群融資發生在 “永豐油1 ”參與走私之后,向沈麗群的借款不可能用于走私,也沒有證據證明該款用于走私;再次,王安X供述馮柯向自己轉過款,但沒有供述具體轉款時間,不能說明馮柯是在 “興龍舟200 ”參與走私之后的轉款,為走私支付過費用;至于船員曾經供述的貨主是馮柯,只是一些船員的看法,沒有任何真憑實據,不能作為認定馮柯是貨主的依據。在開庭審理時,所有船員都改變了之前的供述,供述自己并不知道貨主是誰;關于李洪X的口供,本人認為不可信。所有的船員都證明工資是周明清發的,所需要的其他費用也是周明清支付的,案發當日親自處理 “永豐油1 ”船上的燃料油、油款由自己支配,其貨主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起訴書也做了認定,怎么能說油不是周明清的而是馮柯的呢?事實說明,在 “興龍舟200 ”參與走私之后,對走私活動進行出資的就是周明清一個人,而不是馮柯與周明清。馮柯沒有出資,也當然不會有贏利,不是走私燃料油的貨主。故在租用 “興龍舟200 ”及 “永豐油1 ”進行走私后,真正的貨主是周明清一個人,而不是馮柯與周明清。馮柯只是周明清為規避風險而委托管理的打工人員,這一點,請法庭根據案件的事實予以認定。對馮柯量刑時,不能按照貨主的身份進行處罰。馮柯的認罪態度好。在開庭審理中,如實供述了在 “興龍舟200 ”參與走私之前系與他人共同走私的事實,還檢舉揭發了其他人單獨走私的犯罪事實,對法院真實、全面地掌握案情具有積極的意義,希望法院給予實事求是的認定。對馮柯的檢舉揭發,希望法庭督促海關緝私局盡快落實,在湛江海關對馮柯檢舉揭發的內容進行落實之后再進行判決。此外,馮柯是初犯、偶犯,以前未受過刑事處分,在量刑時也應酌定從輕。

起訴書指控馮柯涉嫌的走私行為偷逃應繳稅額為20113257.84元依據不足,本案能夠認定的偷逃應繳稅額為1280972.5元。理由:湛江海關僅將2013年10月18日查獲的 “興龍200 ”船上的油品送往廣州海關化驗中心進行檢驗,經檢驗油品為其他燃料油。而其他從公海走私進境的油已經全部被銷售完畢,沒有留下任何樣品,沒有證據證明這些已被銷售的油品與案發時查獲的油品一模一樣。建議對其他涉嫌走私的行為作為情節考慮,不進行偷逃稅額認定。

被告人王安X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主要內容:對起訴書指控被告人王安X參與走私活動,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的主要犯罪事實和定性,不持異議。但被告人王安X有如下從輕或減輕情節:1、被告人王安X雖然參與本案走私普通貨物有十次之多,但其所處的地位是次要,所起的作用是輔助的,符合共同犯罪的從犯。被告人王安X在作案前,曾是一個修路橋的農民工,其對船業運輸一竅不通,為了生計,并在高報酬的利誘下,被雇傭、受指使,聽從老板的安排,充當走私船上雇用工中待遇并不高的管事。老板雇用他時約定的工資是每月5000元,與船上廚師的待遇相同屬最低的,他對走私過程的相關業務根本不懂,包括報關,都是跟隨老板指定的代理人來回跑腿。他其實是被使用的一個輔助工具,說到底就是一個拿錢做工的打工仔。被告人王安X參與走私,所起的是輔助作用,地位是次要的,是一個從犯。2、量刑應考慮給被告人王安X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王安X雖參與走私十次之多,涉及到偷逃應繳稅額一千四百多萬元,走私燃油8103.445噸。但這都與被告人王安X沒有直接利益關系,這些都由組織、策劃、指揮走私者即所謂的老板獲利。被告人王安X并沒有參與分贓,鑒于被告人王安X不是走私投資股份人、也是投資租船分紅僅僅是拿微不足道的工資、且還沒有拿足。對被告人王安X應考慮從輕或減輕處罰。3、被告人王安X認罪態度較好,有酌情從寬情節。

被告人李洪X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主要內容:第一,被告人李洪X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理由:被告人李洪X沒有參與走私合謀;他作為輪機長,只負責船舶機械、電器設備的維修和保養工作,沒有負責領導、管理、指揮職責。雖然李洪X將50萬元匯票交給周明清,但他旨在投資購船出租賺點租金,并不是明知馮柯、周明清二人從事走私犯罪而提供資金。第二,2014年9月2日的《訊問筆錄》是非法證據。理由:2013年10月16日湛江海關緝私局辦案人員訊問李洪X時,問李洪X馮柯還有沒有這樣走私的船舶,李洪X說還有一艘 “永豐油1 ”走私船,曾停靠東莞太平船廠,還說該船的大副是其老鄉姚夕X,并將姚夕X的手機號碼告訴辦案人員。當李洪X問辦案人員其是否屬于立功時,辦案人員說要立功就加多一條 “縱容走私罪 ”給李洪X,為了得到自首,李洪X改說成不清楚 “永豐油1 ”船是走私的。辦案人員對李洪X以威脅、恫嚇和欺騙方法收集的口供是非法口供。第三,被告人李洪X有立功表現。理由:被告人李洪X向辦案人員揭發了走私老板還有一艘同用于走私的 “永豐油1 ”船,辦案人員根據該重要線索,最后查實 “永豐油1 ”船4次共走私2700多噸燃料油的重大犯罪事實,該行為的被告人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應當認定他有重大立功表現。第四,被告人李洪X第一個主動供述參與走私犯罪,而且還把拍攝的裝卸走私燃料油的實況提供給辦案機關,協肋辦案機關順利偵查案件,應認定屬于自首。綜上,應在法定刑幅以下對被告人李洪X減輕處罰。

被告人張國X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主要內容:被告人張國X對于走私的貨源、銷售等具體情況都不知情,其只是一雇員,主要負責在船上接收并傳達馮柯、周明清指令,完全按馮柯和周明清的指示辦事。其雖被任命為管事,但其只領取報酬5000元,沒有其他提成,對偷稅并未獲利,根據收與付出成正比可見其所起的作用是輔助的、地位是次要的,應認定為從犯。被告人張國X工作時間短,參加走私次數較少。被告人張國X系初犯、偶犯,認罪態度好,家中有兩小孩及多病的老母親需要照顧,他是家庭唯一經濟支柱。請求法院依法酌情減輕判處,讓其早日回歸家庭。

被告人虞國X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主要內容:被告人虞國X在共同犯罪中只起到次要、輔助的作用,是從犯,依法應從輕、減輕處罰。理由:被告人虞國X只是馮柯及周明清聘請到船上打工、領取工資的工人,不是老板也不是貨主。到公海過駁油是由馮柯聯系安排的,船上大小事務是管事張國X負責管理和指揮的,虞國X只是按照管事提供的坐標開船,接受張國X的管理和安排,沒有參與走私活動中的重要工作。被告人虞國X是一位誠實、正直的老實人,是初犯,到案后認罪態度良好。

被告人董永X的辯解意見主要內容:我是經過中介介紹到 “永豐油1 ”船任職員,每月工資1萬元,有勞務費。然后我就到煙臺與馮柯見面,馮柯把我單獨叫到他房間,他把每月工資1萬元定下來,拉一次油勞務費5000元,扣2000元,等拉十趟油后就全部給我們,扣錢是防止我們拉一、兩趟就提出不干而耽誤拉油。他還說是正常運油,說明我只負責船舶安全,其他的事有其他人負責。出海的第二天上午,我發現AIS系統關閉,我問是誰關的,最后二付說是管事叫關的,說是海事巡邏船經常在海上搞安檢,我不清楚怎么回事,我怕查出后我船長證書會被扣分,我還指望靠船長證書掙錢還債的。在海上從大船裝油,我偶然想一下,是否東沙上有油庫,后來再沒有多想。到虎門大橋時,因來往船只太多,為了安全我就把船停下來,王安X跑來質問我為什么停船,我與他爭執、差點打架。我向馮柯提出不做船長了,并問他從大船裝油是否合法,馮柯說是合法的。第四次裝油后,在海上漂流一天,到晚上6點才進港,當時我就有顧慮,猜想從大船裝油不合法。卸完油后等了一天,二付和輪機長跑到房間告訴我快把船開走還給船東。按常規,船長在船上是下令開船的,但 “永豐油1 ”船是由馮柯派管事王安X在船上掌管大權,由管事下達指令、通過二付指揮開船的,我只負責船的安全。我確實參與走私,四次從大船上裝油,我是受馮柯多次欺騙而參與走私的。我原來經營船務公司多災多難,欠了很多債,當時只想盡快找個工作掙錢還債。懇請法院給我一次改正的機會。

被告人張如X的辯解意見主要內容:我是管事,只是代理老板做事。我是中介介紹上船的,開始我不知道是走私,后來知道后,我就說不干了,但當時刮臺風,我一下子走不了。希望能從輕處罰。

被告人李運X的辯解意見主要內容:本人是經過中介公司介紹到船上工作的,我支付了3000元,當時中介工作說是運油,是從東莞到湛江,我只是大副,前面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走私,但到了2013年9月份馮柯和周明清上船后,說是打擦邊球,他們有很多關系,叫我們不要怕,我聽到他們這些話我就猜到了是走私,我就和他們說我不干了,我要下船。我就說我兒子結婚要走,但他們說我這船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他們知道我家里的地址,叫我小心一點,這樣來要挾我,他們說等找到人以后我才能下船。后來錢都沒給我我就回家了。我幫助他人犯罪,我認罪,我悔罪,我只是個打工的,是受人指使的犯罪,希望給我一個從輕做人的機會。

被告人李青X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主要內容:第一、對湛檢公二刑訴(2014)71號起訴書指控李青X犯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不持異議。第二、對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青X參與走私10次共8770.068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15279679.1元,持有異議。理由:指控走私 “其他燃料油 ”(除有鑒定的735.24噸外)證據不足,辦案機關用類推的方式,僅憑 “興龍舟200 ”船在2013年10月16日在湛江霞海碼頭卸貨時被抓獲的 “油料 ”,經鑒定屬于 “其他燃料油 ”,從而類推得出其余13次所走私的貨物均屬 “其他燃料油 ”的錯誤結論,并根據此結論通過海關關稅審核部門出具《偷逃稅款的證明書》。完全違反了證據的三性原則(合法性、真實性、排它性),損害了涉案被告人的合法權益。第三、辦案機關在送核本案涉嫌走私貨物偷逃稅款過程中違反程序,所取得的《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海關核定證明書編號0001 —0016,除0010編號外》,不能采用作為證據。理由: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計核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暫行辦法》第二章的規定,要計核偷逃稅款,就必須履行送交《送核表》給海關的計核部門的程序,并且根據(四)的要求,填寫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的品名、牌號、型號、原產地、數量、以及進出口日期。從公訴機關提供的本案證據中,沒有發現辦案機關填寫送交海關計核部門的《送核表》,也沒有辦案機關對其它13次走私的貨物品名進行鑒定的證據或相應結論(除735.24噸的貨物進行鑒定外,其他的都沒有鑒定或有其它直接證據證實貨物的品名),在沒有鑒定結論,沒有貨物品名,沒有送交《送核表》,在辦案機關違反計核程序的情況下,海關的計核部門仍然出具編號從(2014)0001號 —0016號《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海關核定證明書》都是不真實的,違反了《海關計核涉嫌走私的貨物、物品偷逃稅款暫行辦法》的規定,是無效的證據,無效的證據不應用于指控犯罪,不應用于對走私犯罪進行定罪量刑。海關緝私局于2014年12月2日出具的《辦案說明》只是庭后海關緝私局對其違反送檢物品程序所作的解釋,無法印證14次走私貨物是同質同類物品。第四、被告李青X只是相關涉案船上的小副,被告人李青X在本案的走私活動中是從犯。被告人李青X認罪、坦白、悔罪態度好,依法可酌情從輕處罰。綜上,李青X應承擔的走私貨物重量為735.24噸燃料油,偷逃稅款約128萬元的責任,懇求給予從輕的處罰。

被告人姚夕X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主要內容:對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姚夕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罪名沒有異議,但公訴機關要被告人姚夕X對 “永豐油1 ”船走私活動負責不符合客觀事實。理由:經中介機構介紹被告人姚夕X任二副(他剛拿到二副證書),后因貨輪不需要二副,被告人姚夕X就當大副。每次運輸都由管事王安X辦好簽證等有關證件,表象屬于正常的海上貨物運輸。由于經驗不足,被告人姚夕X在被拘留之后才知道觸犯了走私普通貨物罪。被告人姚夕X看到 “永豐油1 ”船每次都在公海裝燃料油也隱約感覺不對勁,擔心會出問題,提出辭職未被準許。故被告人姚夕X在被拘留前對走私燃料油不知情,并非明知他人走私而積極參與、配合和協助,并不是追求高額的報酬,也沒有從偷逃的稅款中獲利,其獲取的是僅能維持基本生活的少量工資,是作為一名普通船員應得的工資報酬。船上的AIS定位系統是二副負責關閉,被告人姚夕X平時聽從老板、管事、船長、二副的指揮協助駕船舶和打雜,系典型的從犯。被告人姚夕X認罪態度好,主觀惡性不深,易改造。懇請法院對被告人姚夕X從輕判處,并適用緩刑。

被告人聶少X的辯解意見主要內容:上船的時候沒有人和我說過是走私船,后來聽周老板說過是打個擦邊球,并且有很多關系,我的法律意識淡薄,我以為一直都是正規的運油,我不知道是走私的。到了19號,在海關后,我才知道是走私。我雖然是一個技工,但我上船后,船上沒有用,所以我在船上就是個打雜的。我法律意識淡薄,我現在知道錯了。家庭困難,在看守所也沒有生活費,希望從輕判決。

被告人柴巨X的辯解意見主要內容:我是中介公司介紹的,我來的時候確實不知道是走私的,只是后來老板說了以后我才知道的。我現在非常后悔,是我法律意識淡薄。我認罪,希望從輕處罰。

被告人姜魯X的辯解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主要內容:被告人姜魯X只是受人雇用在船上做飯的工人,對具體的走私行為并不知情,沒有走私的主觀故意。被告人姜魯X充其量只是知情不報,屬于隱瞞、掩飾犯罪所得罪。被告人姜魯X是被人利用的,情節顯著輕微,不構成犯罪。本案的走私行為是以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名義實施的,屬于單位犯罪,被告人姜魯X不是直接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不承擔走私犯罪的責任。被告人姜魯X歸案后,經盤問即如實交代了自己的行為,屬自首。綜上,本案指控被告人姜魯X犯走私罪屬于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應認定為構成隱瞞、掩飾犯罪所得罪,且屬于從犯和初犯、具有自首情節,有明顯的悔罪表現,情節輕微,依法應對其減輕或免除處罰。

經審理查明,

一、2013年,被告人馮X、周明清(另案處理)合謀從境外偷運燃料油進境銷售牟利。2013年4月,馮柯以劉文(另案處理)的名義與周明清合伙收購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云隆公司 ”)的全部股份,用于掩護走私活動;二人另行以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柯海公司 ”)、懷化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懷化海利公司 ”)的名義,在東莞向東莞偉達燃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偉達油庫 ”)、永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永興油庫 ”)各租賃1個油罐,在湛江向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冠通公司 ”)租賃15#、16#油罐,用以臨時存放走私進境的燃料油。2013年6月起,被告人馮X、周明清合伙從境外偷運燃料油入境銷售,具體手法如下:二人先后租賃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 “永豐油1 ”等船舶,指揮雇傭船員關閉船上的AIS定位裝置,將船駛至我國領海外(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附近海域處),由管事用一元人民幣號碼的后四位數字作為單邊機的頻率號碼告訴馮柯,馮柯將該號碼告訴對方,管事再將一元人民幣交由對方核實后,雙方的船就用這四位數作為單邊機的頻率來聯系。雙方接上頭后,上述船只便從外籍油輪上過駁燃料油,偷運進境,存放于上述租賃的油罐中,在境內銷售。同時,為掩蓋走私事實,被告人馮X還以云隆公司與柯海公司或者懷化海利公司的名義互相購銷燃料油,并在湛江、東莞兩地向海事部門進行虛假申報,辦理進出港的海事手續,造成兩家不同公司正常貿易的假象。從2013年7月15日至12月16日共走私14次,共計走私燃料油11544.39噸,偷逃應繳稅款20113257.84元。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的、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一)書證、物證

1、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

主要內容:2013年10月16日湛江海關緝私局情報技術處根據群眾舉報,在湛江霞海港外貿碼頭查獲一艘正在卸油的 “興龍舟200 ”油船,經初查,該船涉嫌走私,于2013年10月16日移交查私處作進一步處理,查私處于同月18日立案。

2、歸案說明書。

主要內容:馮柯、虞國X、李洪X、李運X、李青X、聶少X、柴巨X、姜魯X于2013年10月16日凌晨在湛江霞海碼頭卸油時被當場帶回海關緝私局審查,張如X于2013年12月25日、姚夕X于2014年1月16日、董永X于2014年1月28日、王安X于2014年5月28日在網上追逃后分別由舟山市定海區公安分局解放路派出所、上海市南京西路派出所、煙臺市煙臺港公安局客運派出所、長沙鐵路公安處益陽車站派出所抓獲。

魏顯安于2014年3月4日,沈麗群、沈汝竹、丁剛于2013年12月17日被刑事拘留。

3、國家海洋局關于海域位置證明及附圖、說明。主要內容:東沙海域經緯度(E115 °50 '、N21 °30 ')位于我國領海基線外、專屬經濟區內。

4、在逃人員信息表。主要內容:周明清在逃。

5、搜查、調取證據手續、相關公司的證明。

(1)扣押了馮柯的手機四臺、銀行卡四張。

(2)在東莞厚街電力碼頭馮柯的404辦公室內搜查得到冠通物流公司的運輸單證、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的報關單證及相關物品。

(3)扣押了沈麗群的湖南懷化海利公司的有關單證一批,扣押了沈麗群借錢給馮柯的借據及收條及相關物品。

(4)抓獲魏顯安時,在魏的皮包內扣押了魏顯安持有的東莞燃油經營運作方案,趙東菊的存折一本。

(5)提取了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在幫馮柯運輸油品時在海事處的報備資料及相關單證。

(6)調取東莞厚街電力公司、偉達公司、永興公司與懷化海利公司、柯海公司、云隆公司的租庫合同、出入庫單據,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幫馮柯運輸油品的手續。

(7)馮柯委托東莞外運公司申報適航的相關單據。

(8)馮柯以云隆公司名義與京粵石化公司貿易的相關資料。

主要內容:2013年7月5日前湛江京粵石化公司與東莞云隆公司的燃油交易資料。

(9)舟山石化公司、寧波公司、舟山龍宇公司、佛山高富中石油燃料公司的說明。主要內容:舟山石化公司、寧波公司大榭恒信油庫與云隆公司在2013年8月份無業務往來。 “永豐油1 ”船沒在舟山龍宇公司油庫裝載油。佛山高富中石油燃料公司與云隆公司無業務往來。

6、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 “永豐油1 ”、 “宏浦178 ”、 “新慶源03 ”船舶資料、租賃合同。

主要內容:浙江順元海運公司于2013年5月29日將 “順開118 ”船租給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當時云隆公司負責簽名的是陳運樂; “宏浦116 ”船船東劉耀侵于2013年7月23日將船租給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負責簽名的是周明清; “興龍舟200 ”船船東劉漢軍于2013年8月20日將船租給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負責簽名的是周明清; “永豐油1 ”船船東吳厚鵬于2013年9月2日將船租給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負責簽名的是馮柯,該合同于同年11月11日解除。

7、租庫合同。主要內容: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向東莞厚街電力有限公司租用2個1000立方米的油罐用于儲存中轉重柴油。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向東莞偉達燃料有限公司租用10#1000立方米的油庫儲存燃料油;懷化市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向東莞偉達燃料有限公司租用10#1000立方米的油罐;懷化市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向東莞永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租用AT04號1600立方米的油罐用于儲存燃料油;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向湛江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租用15#5500立方米的油罐用于儲存中轉燃料油,后雙方合同轉由懷化市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履行;懷化市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向湛江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租用16#5500立方米的油罐用于儲存中轉燃料油,上述儲存的燃料油均要求閉口閃點在60 °C以上。

8、廣東省湛江市價格認證中心出具的《一批燃料油的價格鑒定結論書》。主要內容:鑒定標的物總價值為79800元,單價5700元。

9、鑒定意見及相關說明、核稅證明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和中國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發布的普通柴油的國家標準、鑒定通知書。

主要內容:

(1)廣州海關化驗中心作出的化驗鑒定證書:運動粘度(40 °)為3.11平方毫米/秒,硫含量為0.289%,閃點(閉口)為69 °C,密度(20 °)為0.8461克/立方厘米,餾程為初餾點176.8 °C、10%餾出溫度227.8 °C、50%餾出溫度277.3 °C、95%餾出溫度355.9 °C、終餾點365.1 °C,送檢樣品為其他燃料油。

(2)國家石油石化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鑒定結論:餾程為50%回收溫度273.0 °C、90%回收溫度332.5 °C、95%回收溫度346.0 °C和凝點為-20 °C,判定該樣品屬于0#柴油。

(3)湛江海關緝私局偵查處《關于馮柯等人走私柴油案走私貨物品名認定的辦案說明》,主要內容:本案查獲的現貨油料,經偵查機關取樣送廣州海關化驗中心、國家石油石化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進行品名鑒定,結果不一致,分別是其他燃料油、柴油。國家石油石化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僅檢驗凝點和餾程兩個項目,未對油樣硫含量進行檢驗,廣州海關化驗中心鑒定的項目相對較多,所鑒定的含硫遠高于柴油,不符合柴油的質量標準,不應認定為柴油,應認定該批油料屬于其他燃料油。

(4)核稅證明書。主要內容:涉嫌走私的貨物偷逃稅款共計20113257.84元人民幣。

(5)普通柴油的國家標準中硫含量為不大于0.2(2013年6月30日以前)、0.035(2013年7月1日開始)。

(6)已將走私貨物品名認定及核稅結果告知被告人。

10、偵查部門出具的《關于馮柯等人走私案相關情況的辦案說明》。主要內容:送核系在計算機上錄入,無紙本送核表;走私貨物計稅價格由海關關稅部門審定,物價部門提供的價格鑒定結論僅作為參考。

11、《中國合格評定國家認可委員會實驗室認可證書》、廣州海關《廣州海關關于確認李永漢等人專業技術職稱任職資格的通知》、資格證書。主要內容:廣州海關化驗中心具備承擔證書附件所列檢測服務的能力;王小康、賀勁松、溫劍峰具備檢驗技術資格。

中國國家認證認可監督管理委員會頒發《資質認定授權證書》主要內容:國家石油石化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具備國家有關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基本條件和能力,可以向社會出具具有證明作用的數據和結果。余映楓具備檢驗技術資格。

12、說明。主要內容:

(1)偵查部門出具的《關于李洪X涉案情節相關情況的說明》。主要內容:李洪X是第一個供述犯罪事實的人,其曾提供過馮柯有 “永豐油1 ”船,但沒有明確該船是否用于走私,查獲該船走私是海關到東莞外代運公司查詢 “興龍舟200 ”船報港記錄時發現馮柯也委托該公司為 “永豐油1 ”報港,便展開偵查,因此發現 “永豐油1 ”走私是海關自行偵查的結果。

(2)偵查部門出具的《關于李洪X相關情況的說明》。主要內容:偵查人員在訊問李洪X時沒有誘騙、威脅、恫嚇行為。李洪X曾提供過馮柯有 “永豐油1 ”船的相關信息,對該局審訊其他同案犯起到了較大的作用,建議在量刑時予以考慮。

(3)偵查部門出具的《辦案說明》。主要內容:價格鑒定表中為何數量只有14噸?因為我局當時委托物價局鑒定的是單價,不是數量。認定本案14次的油料品質一樣,理由如下:一是本案主犯馮柯供述每次走私的油料均為燃料油。二是馮柯與魏顯安簽訂的燃料油合作經營方案顯示所有油料均來自臺灣臺塑煉油廠,系B12號燃料油。三是湛江冠通物流有限公司、東莞偉達油庫、東莞永興油庫均證實馮柯租賃油罐存儲的為燃料油,且油罐在馮柯使用過程中未曾洗倉,證明各次走私燃料油品質一致。四是崔建江、沈麗群、魏顯安等所有向馮柯購買過燃料油的下家均證實為燃料油。五是南寧高斯特公司曾對收到的馮柯走私回來的兩個批次的燃料油進行化驗,品質一致,均為燃料油。六是本案查獲的現貨油料鑒定為燃料油。七是馮柯每次委托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用以接駁走私油料的油船均為柴油運輸船,證明馮柯所走私的油料品質較高,接近柴油。

(4)偵查部門出具的《關于犯罪嫌疑人李洪X舉報同監倉犯罪嫌疑人陳培文相關情況的說明》。主要內容:陳培文到案后對部分犯罪事實拒不交代,李洪X的舉報幫助我們了解到陳培文未供述的部分案件事實,對我局偵查辦案起到了積極的幫助作用,現陳培文已被送審查起訴,李洪X的指認材料也已一并附卷作為證據使用。

(5)偵查部門出具的《關于犯罪嫌疑人馮X舉報他人涉嫌情況的說明》。主要內容:馮柯向我局舉報他人曾先后兩次使用船舶走私約1400噸燃料油的線索,我局迅速對該線索展開核查,暫未有最終結果。

(6)廣東省湛江市價格認證中心出具的《關于對涉嫌走私燃料油價格鑒定的情況說明》。主要內容:一、價格鑒定基準日是按照委托書要求確定,之前價格基準日是2014年3月17日的筆誤更正為 “詳見價格鑒定明細表 ”。二、委托單位所要求鑒定的燃料油價格,在2013年7月至2014年10月間,此種燃料油并無國家公布的牌價,我中心是根據市場價來認定的,在此期間該種油的市場批發價并無變化,故14噸燃料油只有一個價格。我中心認定的價格是一樣的。

13、確認相關的單證。

(1)馮柯、張國X對船員工資單的辨認。

(2)馮柯、魏顯安確認馮柯發給魏的合作方案。

主要內容:馮柯與魏顯安合作經營燃料油,貨源主要為湛江中海油煉油廠(國二重質柴油)、臺灣臺塑煉油廠(B12)等。用 “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在廣東東莞厚街租賃單獨的一家油庫,在湖南岳陽注冊成立 “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 ”,以 “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 ”名義在廣東湛江租賃一家油庫。柯海公司向湛江中海油煉廠每次訂一船油900噸,簽訂合同并通過公帳匯款到湛江中海油再派自己的油船去湛江煉油廠裝貨,用合同形式賣給自己控制的云隆公司,通過關系在不干擾的情況下卸貨在湛江的油庫。通過以上操作云隆公司就有了正規進項及充足的增值稅發票,云隆租賃的兩條油船就可以直接到柯海的湛江油庫裝 “油 ”(其實是空船或船壓滿水)回東莞并完善海事、海關的報港手續,船在正常回東莞的航線上由境外的油輪給船裝滿(B12)帶上海運單、報關單、發票正常進東莞云隆油庫卸貨并銷售。

(3)馮柯、沈汝竹、沈麗群對合作協議、對馮柯發給沈麗群的 “永豐油1 ”船2013年10月12日核算報表的確認。

主要內容:雙方投入資金伍佰萬,用于租船和采購燃料油。 “永豐油1 ”船10月12日核算報表顯示:馮柯采購的油料價格是6140元,賣出價格7030元,利潤是585880元,其中領導分成117176元,馮柯與沈麗群分利潤468704元。

(4)馮柯與沈汝竹、沈麗群、魏顯安的短信。

馮柯對借沈汝竹250萬元借條確認,沈汝竹對馮柯發的貨款的確認。

(5)被告人馮X、李洪X、張國X、虞國X、李運X、李青X、聶少X、柴巨X、姜魯X、證人丁剛、沈汝竹等人對裝貨地點、運輸船舶、過駁現場照片、通訊工具、微信等照片、海圖進行確認。

(6)海關立案材料。主要內容:海關原擬對馮柯走私一案作為行政案件立案,在審理中,李洪X先供述了走私的事實。

(7)船舶軌跡信息。主要內容:本案起訴書指控的走私船只14次駛出領海偷運油料期間,均未記載到位置信息(與船員供述駛出領海關閉AIS設備完全吻合)。

14、查扣馮柯等人手機檢驗報告書,馮柯、沈麗群所用郵箱的遠程勘驗筆錄。

主要內容:廣東中正聲像司法鑒定所對馮柯、李洪X、張國X、虞國X的手機信息資料進行提取固定。湛江市網監支隊對馮柯和沈麗群所用的郵箱進行遠程勘驗,提取了2012年1月1日至2013年10月15日的相關信息。信息內容有 “永豐油1 ”船船東吳厚鵬催收馮柯應付給他的租船相關費用。 “興龍舟200 ”船的相關資料,發給稱馮柯為丁先生的租庫合同、馮柯發給沈麗群、魏顯安的合作方案、協議。馮柯與沈麗群合作走私一船油的利潤分成方案。

15、云隆公司、懷化海利公司、岳陽柯海公司的相關資料。主要內容:2013年6月20日劉文和周明清向陳運樂等人收購了云隆公司的股份。

16、查詢銀行記錄:魏顯安用趙東菊帳號于2013年7月6日匯入200萬元給劉文。

趙東菊尾號為62037、6355帳號與劉文尾號9365的帳號收匯款記錄:

分別是:(短信一)2013年7月12日魏顯安轉50萬元給馮柯;2013年7月19日馮柯匯入24796元給魏顯安;(短信二)2013年7月21日、25日魏顯安分別轉60萬元、50萬元給馮柯;(短信五)2013年8月1日馮柯轉31萬元給魏顯安;2013年8月14日馮柯轉82935元給魏顯安;(短信六、七)2013年8月23日魏顯安轉70萬元給馮柯;(短信八、九)2013年9月6日魏顯安轉100萬元給馮柯;(短信十、十一)2013年9月16日、24日魏顯安分別轉7萬元、30萬元給馮柯;(短信十二、十三)2013年9月29日魏顯安分別轉50萬元、70萬元給馮柯;(短信十四)2013年10月14日魏顯安轉80萬元給馮柯;(短信三、四)魏顯安尾號為54011的帳號于2013年8月5日轉出90萬元。

17、辯認筆錄。主要內容:

被告人李洪X、張國X、虞國X、李運X、李青X、聶少X、柴巨X、姜魯X、姚夕X、董永X辯認出馮柯。

證人吳厚鵬、崔一軍、魏顯安、劉耀侵辨認出馮柯。

被告人馮X、王安X、李洪X、張國X、虞國X、李運X、李青X、聶少X、柴巨X、姜魯X、李洪X、張如X等人相互之間的辯認筆錄和上述人員對周明清的辨認筆錄。

被告人馮X、王安X、董永X、姚夕X、遲旭偉等人相互之間的辨認筆錄。

證人劉漢軍、劉耀侵、丁剛辨認出周明清。

18、視聽資料。主要內容:對馮柯的審訊、指認現場錄像VCD光碟3張,用以證實偵查機關在審訊馮柯時沒有刑訊逼供等行為。

(二)證人證言

1、證人陳建波(東莞厚街電力有限公司油碼頭負責人)的證言。主要內容:云隆公司于2013年3月1日至2016年2月28日租用電力公司的油罐、配套辦公室,馮柯是云隆公司的實際經營者,其公司的丁遠軍負責向碼頭申報到岸的船只。云隆公司有7次向我們申報過。

2、證人李敏佳(東莞偉達燃料公司油庫調度)的證言。主要內容:柯海公司馮柯于2013年6月租用我們公司油庫,合同上填寫裝的是燃料油。9月份后馮柯等人過來將柯海公司更換為海利公司。其中馮柯還和我們公司經理黃旭斌商量具體業務的負責,即林瑞歡和王振業負責發油,莊寧負責安排車輛進出。馮柯的油船運油卸下油罐后就馬上用車運走,我會開具入庫和出庫單給馮柯。

3、證人黃旭斌(東莞偉達燃料公司油庫保安主任)的證言。主要內容:今年(2013年)6月份的時候,馮柯、林瑞歡等人到我們公司找到我,提出向我們公司租賃油罐。過了幾天,馮柯打電話給我確定租我們的10#油罐,并讓林瑞歡來跟我們簽訂租賃合同,租罐的時候馮柯說是裝燃料油。馮柯首次租賃油罐前我已經把10#油罐清洗干凈,里面是空的,后來使用過程中,沒有再清洗過。9月份時馮柯、林瑞歡等人又來提出因為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證照的問題,不能再用了,就重新簽訂租賃合同,內容不變,只是公司變更為懷化市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油罐還是10#油罐,也不用清倉。

3、證人劉志強(永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懷化海利公司有租用我們公司油罐儲存油料,合同上填寫裝的是燃料油,簽名的是一個自稱為 “丁偉 ”的人,10月中旬時丁偉打電話來說不租了。海利公司到我們碼頭卸油都經申報的,我公司只保存了10月份的資料。每次卸油時我公司的陳文興需看過海利公司向海事部門和港航局申報的安全適運單時才同意海利公司在碼頭卸油。

4、證人陳業才(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的業務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馮柯在2013年5月份以柯海公司名義租用我公司的15、16號罐,9月份時更改為懷化海利公司,同時補上丙方周明清的名字。

我公司負責裝卸、接管、過地磅,對油料數量和質量不負責,貨物由貨主管理,我公司保留有貨物的入庫和出庫單,貨物的數量登記是一定準確的。10月15日有條 “興龍舟 ”船在公司16號油罐上卸油,后來被海關查獲了。

5、證人鐘國柱(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生產班三班班長,主要負責油料接卸到油罐工作)的證言。主要內容:我們生產班主要負責對貨主的油料接卸和過磅工作。有個湖南的客戶租用了我們公司的15、16號油罐,他是湖南人。我所在的生產班曾為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卸過油,該客戶與其他公司不同,卸油時不需要計量,油卸到油罐后就用油車拉走,油車運走的數量是要計量的。除了第一次外,這個貨主在卸油前,就安排油罐車拉水卸到15號油罐,油船卸油到16號油罐后,又從15號罐將水裝上船運走,船裝水沒有計量。我覺得很奇怪,不知道他是怎樣做生意的。

6、證人洪宇行(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馮柯要求我們于7月14日調派兩艘500噸柴油船到厚街電力碼頭過駁海船上的柴油,將這些柴油運到東莞偉達油庫。我們訂立了合同,合同注明運輸的是燃料油。我公司在厚街電力碼頭共為馮柯從 “宏浦178 ”、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過駁了10次柴油,過駁油的數量通過船上的艙容表,計量所裝油料的體積和重量,船員制作 “貨物運輸簽收單據 ”,由馮柯指定的大船發貨人和油庫的收貨人簽認。(其向偵查機關提供了貨物托運單,和貨物運輸簽收單。)

7、證人方瑞英(東莞仁信會計師事務所會計)的證言。主要內容:是馮柯騁請我任云隆公司的會計,業務上馮柯提供過5月份和7月份購買湛江京粵石化有限公司油料的兩張發票、7月24日云隆公司開給惠州市英超化工燃料有限公司的發票給我入帳。

8、證人張虎(東莞市外輪代理有限公司職員)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5月份馮柯代表云隆公司、海利公司、柯海公司委托我公司辦理載運危險物品的申報事宜,辦理申報的資料一般由馮柯提供,有時我會按馮柯提供的信息制作相關資料申報,我辦理過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 “宏浦116 ”、 “永豐油1 ”船的申報。申報的船較多,我可提供詳細的申報資料給偵查機關。

9、證人李碧明(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證言。主要內容: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成立時股東是我和姜擁軍,后來全部歸我所有。我與湛江冠通物流公司、東莞云隆公司、鹽步水運公司、懷化海利公司、厚街電力有限公司、永興化工公司沒有業務往來,馮柯沒有借用過我公司的公章,我沒有借用過公司營業執照給馮柯。馮柯是否向我要過公司營業執照等證照復印件我記不太清楚了。

12、證人吳厚鵬( “永豐油1 ”船的船東)的證言。主要內容:我將 “永豐油1 ”船出租信息發到互聯網上,李洪X打電話聯系我與我見面,我們在煙臺看過船后,李洪X說要回去跟老板商量再定。后經李洪X介紹,我認識馮柯和沈總。2013年9月12日我將 “永豐油1 ”船租給馮柯的云隆石化公司,年租是168萬,每月租金是14萬元,簽訂合同時馮柯(他說法人代表劉文是他老婆)、沈總和李洪X也在場。后來該船去到東莞時,船上的AIS關閉了。后來在2013年10月份船長董永X告訴我,馮柯是利用我的船去公海駁接柴油回東莞卸的,總共拉了四個船次。

13、證人劉耀侵( “宏浦116 ”船的管理人員)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7月23日我受船老板委托與周明清簽訂了一份船的光租合同(是馮柯另一條油船上的一個管事說他的老板馮柯要租船,馮柯才找我,并與我在東莞太平船廠的碼頭商談租船的事宜,合同是馮柯制作的),將 “宏浦116 ”船租給馮柯的云隆石化公司,后8月份就不再租給馮柯了,我不知租金是多少。

14、證人崔建江(廣西南寧山江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曾經從馮柯那里買過油,都是從他在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東莞偉達燃料有限公司、東莞厚街電力有限公司租用的油罐提貨的。

17、證人趙東菊的證言。主要內容:我以自己名字為魏顯安在常德市火車站的工商銀行分理處開戶,從該銀行帳戶通過網上銀行轉款給魏顯安的客戶,曾轉過好幾次款給一個戶名為劉文的帳戶。

18、證人林玉青的證言。主要內容: “新興源03 ”船是以我名字登記,但我不是的船東。船主是陳光富。

19、證人陳光興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 “新興源03 ”船的業務員,林玉青是掛名船東,但該船實際控制人是陳某豪。

2013年8月18日下午吃晚飯的時候,有一名中年男人開著救生艇過來,問我們是否要石化油但有點臟,要價7000元/噸,我把對方電話號碼給 “豪哥 ”,讓他們談。后來聽說以6800元/噸要的。晚上9點左右在珠海附近海面從 “永豐油1 ”船卸了70多噸油,當時是姓盧的業務員與對方船員讀數和寫收據。該油的油質比較混濁,在我船的油艙里放了十幾天沉淀清晰后再轉賣給其他的抽沙船,我自己的船也用了一部分。

經辯認,陳光興確認 “新興源03 ”船收到 “永豐油1 ”船78.8噸油的《收款收據》。

20、證人沈麗群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懷化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公司經營范圍包括潤滑油、燃料油(不含成品油)、煤油的銷售。我公司曾于2013年10月9日、11日從馮柯處拉了兩車油,而2013年10月15日我公司再派兩臺車去裝油時被海關扣留了。

我曾借錢給馮柯合作經營燃料油。偵查人員在我家里搜查到的一張馮柯簽名的《收據》、《借條》顯示,2013年10月10日,馮柯收到我老公沈汝竹500萬元,其實我老公并沒有給馮柯500萬,只是10月9號給了390多萬。當時馮柯讓我和他一起合作經營燃料油,由我出資500萬,交給馮柯經營,如果馮柯每月盈利不到15萬,他就補齊到15萬給我,如果當月盈利超過15萬,馮柯就將全部利潤給我,直到我的500萬元全部收回來,之后的利潤由我和馮柯平分。因為我當時錢不夠,就只給了390多萬,但馮柯仍然寫了500萬的字據給我老公。

關于馮柯曾給我發了份合作協議,當時我覺得風險較大,修改了協議的部分內容,我曾交待我老公,先用借錢方式與馮柯合作經營油料,如果沒有什么問題再簽訂合同,如果馮柯不講信用就不合作了。后馮柯借到錢后到山東煙臺再租了條船于2013年10月12日運輸了一次油料。我一直懷疑馮柯可能做非法生意,因為馮柯從沒讓我將錢匯到他的帳上,還錢也是從其他人帳上打過來,我到馮柯東莞電力碼頭辦公室時見到馮柯有五部手機,且經營上神秘。馮柯曾用 “永豐油1 ”拉了一船油回來。

21、證人沈汝竹的證言,其證言與沈麗群證言基本一致。

22、證人魏顯安的證言。主要內容:我與馮柯簽訂的《東莞燃料油經營運作方案》上面寫的是我投資200萬給馮柯經營油料。我除了投資200萬元給馮柯,每船可固定獲得5萬元分紅外,還長期向他購買燃料油,我看不清楚《東莞燃料油經營運作方案》,字太小了,馮柯讓我不要管,只看方案里面第五條就行了,我就簽字了。我們之間不定期會進行對帳,核算分紅、燃料油貨款等,都是通過我的手機號13974254289發送短信來對帳的。一般過一段時間馮柯就會發送一條對帳的短信給我,我核對后如果有問題就會聯系他重新核對。偵查人員從馮柯手機上找到和我對帳的十四次短信,都是2013年,時間分別是7月19日、29日,8月5日、9日、14日、25日,9月4日、6日、11日、24日、28日,10月9日、12日、15日(馮柯對短信的供述與魏顯安的供述一樣)。之前講馮柯共分6船的紅利,短信記錄顯示的有11船紅利,以我的短信對帳記錄為準,7月6日到10月5日,馮柯一共與我結算了11船的紅利,總共55萬元。

23、證人劉文(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初的時候,馮柯跟我講做燃料油的生意比較賺錢,向我提出注冊成立一家公司來經營燃料油馮柯找來陳運樂、鄧彪、鄭元和、劉魁和我五個股東注冊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因為公司另外4個股東跟我講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沒有什么業務,而且他們都有自己的生意要做,就決定不再經營這家公司了。后來馮柯跟我講他找到周明清,他們商量由我任公司的法人代表,周明清任股東,將其他幾個人的股份收購過來。當時注冊的時候法人是陳運樂,后來變更為我。公司注冊的時候我沒有出錢,都是馮柯去操作的。公司的印章和各類證照我都交給馮柯了。因為公司注冊成立都是馮柯在操作的,雖然他沒有掛名,但實際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說了算。我不清楚公司的經營情況。公司注冊成立后并沒有開展什么業務,我有兩個賬戶,一個是工行的,卡號:6222021908007719365,另外一個是農行的,卡號:6228480820758758313。這兩個賬戶是我交給馮柯在使用,這些資金的往來都是馮柯操作的,我不清楚。馮柯以公司名義向東莞厚街電力有限公司租賃兩個油罐,租賃之前沒有經股東商議。租船的事我不清楚。

24、證人丁剛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馮柯雇請在霞海港碼頭干活的,主要負責霞海外貿碼頭我公司油品貨物過磅、計數和看管油罐加油。我只知道馮柯在湛江冠通油庫里租用了兩個油罐:15號和16號油罐,兩個油罐都是馮柯在用,我不知道是以誰的名義租用,15號油罐裝的是水,是由馮柯安排油罐車在外面裝水運到湛江冠通油庫,按照正常入貨程序過磅后再卸到15號油罐里,之后用船再將15號油罐的水裝走的。16號油罐的油都是用船運來,再用油車裝走的,這些我都有記錄。船到后,馮柯再打電話給我,要油庫的操作工人到碼頭接管卸油,我負責在油罐那里安排油裝車,看空車過磅數,還有裝油后的過磅數、把過磅單拿好。船上的油卸完后,我再到船上看看船艙是否卸完油。

(三)被告人的供述及辯解

1、被告人馮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

(在偵查階段供述用 “宏浦116 ”、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和 “永豐油1 ”四艘船一共往返東莞、湛江運輸燃料油14次,只有2次是走私的,且是被海關抓獲才知道是走私油;在檢察審查起訴階段其只承認走私燃料油1次;庭審時承認起訴書指控的走私事實,次數為12次,后兩次記不清楚)

我于2013年8月份從劉漢軍處租了 “興龍舟200 ”船,租金是17萬元,雇傭了船長虞國X、管事張國X、其他船員的名字記不起了。船長工資是10500元,大副、二副、輪機長是8500元,其他船員是5000元,每成功走私一次,船長的獎金是5000元,其他船員的獎金是3000多元不等。但如果是正常運輸油的,每運輸一次,船長的獎金是500元,其他船員的獎金是300元。我在運輸走私燃料油時曾經告訴過參與運輸走私燃料油的船員,讓他們在檢查時不要亂說話,每成功走私一次會給他們獎金,如果不愿意干的可以離開,其間有一名船長聽說是到公海過駁油就不干了。

2013年9月中旬,我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一名臺灣姓王的老板,王老板提出由我派船去公海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附近海域處接駁燃料油回東莞,給我每噸運費180元,也可由我銷售,到岸價是7050元。用 “興龍舟 ”船接駁油時,姓王的老板告訴我過駁油的母船的位置的經緯度,我再將在公海接頭的方式告訴船上的管事張國X,接頭時由張國X將其身上一張一元人民幣號碼的后四位數字告訴我,我告訴對方后,雙方的船就用這四位數作為單邊機的頻率來聯系。(偵查階段供述共走私燃料油兩次,分別是船員駕駛 “興龍舟200 ”從東莞出發,2013年10月6日到達公海裝載了900噸燃料油回到東莞卸到南鹽油15號和南鹽油26號內河油船上,2013年10月13日從東莞出公海駁接了900噸油,10月16日到達霞山港外運碼頭卸貨時被抓。)

結算貨款的方式是:當要了王老板的油,就按他給的價錢將油買掉,賺差價和運費,一般是將最后一車油的錢扣下來,除去我應賺的差價和運費,將余下的錢打給他。其他車的油款讓客戶直接打到王老板指定的帳號上,有些客戶付錢給我時,我直接從現金扣除我那部分,再打錢給王老板;還有一種情況,我只要運費,王老板直接將運費打到云隆公司帳上。王老板給了一個名為李秀珍的四個銀行帳戶給我,我于2013年10月10日用陳運樂的卡匯了230萬給李秀珍的卡上。10月6日至8日走私油回來時賣給了邵陽的江老板120噸,還賣給長沙的楊老板、懷化的胡老板、湖北仙桃的陳老板,河南的劉老板,只有常德的陳老板、河南的劉老板將貨款打到陳運樂卡上,其他人都是直接匯給了李秀珍帳戶。

我有向沈麗群、沈汝竹夫婦借款250萬用于經營燃料油。魏顯安是經營油站的,他每個月找我要200萬元左右的油,為了保證油的供應,他就押了200萬元。2013年他投資了一個加油站,想拿回200萬元,為了能一直用他的200萬元,我與魏顯安簽訂1份《東莞燃料油經營運作方案》。主要內容是我向魏顯安借款200萬,與魏顯安合作經營燃料油,每船油給魏5萬利潤。實際上我與魏顯安簽了合同后,是委托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有限公司等一些公司來運輸的。他需要燃料油的時候會打電話給我,我就安排油罐車、司機將油送到湖南常德,從2013年7月19日至10月15日共運送十四次。其實魏顯安不知道我運了多少船油,我只按每月兩到三船支付給他利潤,沒有將200萬元的本錢還給他。我與魏顯安對帳是通過短信進行的,時間分別是:2013年7月19日、7月29日、8月5日、8月9日、8月14日、8月25日、9月4日、9月6日、9月11日、9月24日、9月28日、10月9日、10月12日、10月15日。

我曾向吳厚鵬租賃過 “永豐油1 ”船,當時通過中介雇請了董永X任船長,大副是姚夕X、二副是邱質輝、輪機長遲旭偉、機工是李運和、水手是崔一軍和田春雷,管事是王安X。

我之前在東莞是做合法的貿易,后來周老板告訴我有一批燃料油,問我要不要,我以為是正規的油,他派過一艘船運輸了油,之后周老板向我介紹了他走私油的手法,還邀請我和他一起干。我之前沒有貨運的資金,是他出資的。公司是周老板安排給我干的,不是起訴書上我和周明清一起合謀走私的。公司成立后周老板一共安排了四個人,我負責油庫碼頭的裝運工作。 “順開118 ”船和 “宏浦116 ”船我只占20%股份,這兩條船我是老板, “興龍舟200 ”船和 “永豐油1 ”船是周明清租船給我們的,起訴書指控 “興龍舟200 ”船是我申報的,與事實不符,事實上是周明清去申報的的。湛江冠通油罐是周明清去租的。不是我和周明清合謀租的。 “順開118 ”船和 “宏浦116 ”船走私的次數我清楚的記得是4次, “興龍舟200 ”船我只是執行接獲和卸貨任務,我是打工的。其他的和起訴書的情節基本相符。

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該公司原是陳運樂的,后轉給劉文,周明清是其中一個股東)是我朋友劉文的,我是這家公司的經理,我是掛靠在這家公司做燃料油生意的。我以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懷化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向東莞偉達燃料有限公司、永興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各租賃1個油罐,向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租賃15#、16#油罐,用以臨時存放走私進境的燃料油。起訴書指控本案中用 “宏浦116 ”、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和 “永豐油1 ”四艘船走私我都參與,四艘船是我直接指揮的,我記得是十二次(是否有后兩船我不太確定)。

2、被告人王安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是馮柯的姑父,馮柯要我到船上幫他干活,周明清和馮柯是合伙人,經馮柯介紹我才認識周明清的。我曾在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 “永興油1 ”船做管事,我職責是到船上處理船上的事務,直接受馮柯的指揮,有什么事向馮柯匯報,指揮船員按馮柯的命令工作,代發船員的工資,與公海上的油輪聯系接頭(每次馮柯都要我拿出隨身的1元人民幣,用編號后四位號碼作為與母船聯系的單邊機密碼,然后我就把這張1元人民幣遞給對方,對方也用編號后四位號碼作為單邊機的密碼,這樣我們就可以通話,也是確認裝油的暗號),接駁完油后,母船上會把數量登記本給我簽名,我看上面寫的數量是900噸。我參與到去公海北緯21 °20 ',東經115 °40 '位置(每次裝貨的經緯度都差不多)的海域從走私母船上駁接燃油運回國內,共有10次。用來走私的船是馮柯和周明清租來的,走私的老板是馮柯和周明清。我聽說走私的油品都是燃料油,每次走私油的數量900噸左右。我們從公海拉油回來只向海事部門申報,沒有向其他部門申報。

馮柯怕我們把走私的事情說出去,就先扣留我們的獎金,船長扣2000元、其他船員扣1000元當作押金,如果誰把走私的事情說出去就把扣留的獎金扣掉。我月工資5000元,每到公海走私一趟油獎3000元,但要先從中扣1000元當作押金。

我于2013年7月份在東莞上到 “順開118 ”船上當管事,船長是張如X,李洪X當輪機長,大副是李運X,小副是李青X,機工是聶少X、馬英濤、水手是小宋,雜工是姜魯X。后來 “宏浦116 ”也是原班人,改用 “興龍舟200 ”時,馬英濤不干了,換了一個姓陳的老頭和柴巨X。后來我又到 “永豐油1 ”船,該船的船長是董永X,大副是姚夕X,輪機長是遲旭偉,我是管事,二副是邱質輝,機工是李運和,水手是崔一軍、田春雷。

王安X辯認出參與走私的人員分別是馮柯、周明清、李洪X、張如X、李運X、李青X、聶少X、姜魯X、董永X、姚夕X、遲旭偉。

王安X辨認出用于走私的船舶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 “永豐油1 ”。

王安X確認馮柯匯錢給王安X用于發工資的銀行卡、資金、以及買菜的帳單。

王安X確認與馮柯的通信信息內容及駁接燃油地點在海圖上的位置。

3、被告人李洪X供述和辯解:我曾是馮柯租賃的 “順開118船 ”、 “宏浦116 ”船、 “興龍舟200 ”船的輪機長,負責全船機械、電器設備的管理、維修和保養工作,我隨上述三艘船共走私10次。每次裝貨時,我們先將船開到指定的經緯度,然后由管事拿一張一元錢人民幣,用塑料袋裝好,用竹桿遞給對方船上的人,對方船上的人拿到后、核對上面的號碼沒有問題就讓管事到對方船上去看駁油計數。我們運回來的貨都沒有報關。馮柯是老板,我們走私的貨都是馮柯聯系的,馮柯委托周明清運輸,周明清收取馮柯的運輸費。我們用來走私的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都是周明清租來的,周明清說油是馮柯,曾叫我在船上直接接用了一些走私的油用來開船。

2013年6月9日,我經人介紹到浙江省舟山市上到 “118 ”號船上當輪機長。船長是張如X,管事是王安X,大副是李運X,小副是李青X,輪機長是我,機工是聶少X,水手是馬英濤、小宋,姜魯X負責做飯。我們每成功運一次油有獎金。船長的工資是每月10500元、獎金是5000元,大副的工資是每月8500元、獎金是4000元,我和小副的工資是每月8500元、獎金3000元、水手和做飯的工資每月5500元、獎金是2500元,管事的工資和獎金我不知道。其中大家都要先被暫扣1000到2000元,如果我們不把走私的事情說出去,等不干的時候可以一次性退還我們。

馮柯曾叫我幫他聯系一千噸油船,我在網上發現山東煙臺有,馮柯讓我先去看船怎么樣。后來馮柯和姓沈的那個人去看船況,他們和船東具體談什么我不知道。再后來在太平船廠附近,管事給我打電話,說馮老板另一艘油船的主機故障漏水,讓我幫著過去指導修理,才發現 “永興油1 ”船被馮柯租用。我被抓后,向海關辦案人員舉報了 “永興油1 ”船。

4、被告人張國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傭,于2013年9月9日從湛江霞海碼頭上了 “興龍舟200 ”船當管事(船上有船長虞國X、大副李運X、三副李青X、輪機長李洪X、機工聶少X、水手姜魯X和柴巨X),管理船上的大小事務,當時該船剛剛拉了一船油到湛江霞海外貿碼頭卸完油,船上姓王的管事不干了,我是接原來王管事的班。具體工作包括向海事部門虛假申報進出港簽證,按馮柯的指示工作,去公海走私時與大的油輪接頭(我們的船每次到了公海后,我都會用一塊錢人民幣號碼的后四位數字作為單邊機的頻率號碼,我再把這頻率號碼告訴馮柯,由馮柯告訴對方,然后我們雙方用單邊機聯系接頭,我們船靠上對方油船后,我就把接頭用的人民幣交給對方確認),從公海駁接完燃料油后我會去看對方的油表,簽名確認數量。我共參與走私四次,每次都是到公海大約北緯21 °50 ',東經115 °50 '位置駁接走私的燃油,數量都是約900噸。我所在的船運輸燃油往返湛江、東莞的進出港申報資料都是假的,是為了將運輸的燃油偽裝成內貿活動,逃避執法機關的檢查。

5、被告人虞國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通過中介介紹到 “興龍舟200 ”船當船長,當時是姓周的帶我上船,我月薪10500元,每到公海駁接一船油有5000元獎金,管事張國X說老板怕船員將走私柴油的事說出去,扣2000元作封口費。老板是馮柯,我的工資和獎金都是張國X發的。我參與到公海上大概離大陸有200海里左右的海域駁接過四船柴油走私入境,我們做的事是非法的,從海上偷偷運進來不用交稅,每次都是900噸左右,都是去到公海上的東經115度50分、北緯21度30分范圍的海域駁接柴油,是管事張國X告訴我們開船的方向和停泊位置,同時老板馮柯還通知管事張國X叫我們關閉船上的AIS系統。是張國X利用單邊機與公海上的大油船接頭的。我們被抓獲后,船上被搜查出的船舶簽證薄、出庫單、航次申請單等手續都是虛報的,《航海日志》的記錄也是假的。

6、被告人董永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傭做 “永豐油1 ”船的船長,職責是駕船和船舶安全航行,月薪是10000元,每拉一次油提成5000元的勞務費,扣2000元作保證金,等我不干的時候一起給我。我曾駕駛船到東沙群島附近,按王安X的要求將船上的AIS系統關閉,出到我國境外,在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位置附近的公海大船駁接燃油4次,數量一般是每次900噸左右,我們沒有向海關申報過。

在 “永豐油1 ”船上工作的有我、大副姚夕X、二副邱質輝、輪機長遲旭偉、機工李運和、水手崔一軍和田春雷,船上還有管事王安X。

我參與到公海駁接油共4次,前三次卸貨時都是馮柯在現場安排船將油運走。

7、被告人張如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有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叫我們改口叫他 “丁老板 ”)雇傭曾做過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的船長,我的職責是管理船航行的事務。月薪是每月10000元,每次去公海走私油一次提成3000元,每次都要扣2000元的保證金,每人扣到2萬元,是為了讓我們出了事不要把走私的事情告訴執法機關。我曾參與到公海上從母船上駁接燃油6次,每次過駁油的地點都不一樣,但是都是在一個很小的范圍內,相差不大,都是在東經115度50分,北緯21度50分附近,都屬于東沙海域,屬于公海。數量每次一般是900噸左右,都沒有向海關申報過。老板怕被執法部門發現我們在走私柴油,就要求我們把船上的AIS關閉了。每次裝油的地址都是馮老板告訴管事,管事再告訴我們的。管事用衛星電話跟老板馮柯聯系,老板把單邊機頻道告訴管事,管事再利用單邊機跟外籍船聯系。因在駁接燃油的地方及方式有問題,我想是走私了,曾多次提出辭職,但馮柯不允許。在第6次拉油后,我又提出辭職,馮老板挽留我,叫我再拉幾次,我就說如果你能立字據,出了事你負全責,我就給你干。后來馮老板和周老板不肯立字據,就讓我走了。周老板應該也是老板,因為我們工資都是周老板把錢給管事,管事再發給我們,周老板也經常到船上來,聽說船他也有股份,所以我懷疑他也是老板。

我是7月5日上了 “順開118 ”船。船上共有7個人,管事是王安X,大副是李運X,二副是李青X,輪機長是李洪X,機工是 “小馬 ”,具體名字我不清楚,還有一個廚師兼水手是 “小寶 ”。第五次走私柴油的時候,我們的船換成了 “興龍舟200 ”船。機工 “小馬 ”被大副李運X開除了,換來了一個 “老頭 ”、水手柴巨X、機工聶少X。第六次走私柴油的時候,我們把油從公海上拉回湛江,換了張國X做管事。

8、被告人李運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和周明清雇傭在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當大副,負責艙面上的工作和掌舵,工資是8500元,每從公海拉一趟油回來提成3000元,已發放了5次,后5次每次扣了1000元出來作封口費。我上 “順開118 ”船第一次去公海運油時,就知道了這是在參與走私柴油。我參與到北緯21 °50 ',東經115 °50 '附近位置的公海上駁接過10船柴油走私入境( “順開118 ”船一次、 “宏浦116 ”船三次、 “興龍舟200 ”船六次),每次都是900噸左右,每次去到駁接柴油海域時老板馮柯通知管事關閉船上的AIS系統,張國X或王安X與公海上的大油船聯系接頭。船上航海日志是管事叫我或是李青X寫的,都是虛假的。 “興龍舟200 ”船的船東是一個姓劉的老板和周明清。

我剛上 “順開118 ”船的時候船員有8名,船長叫范國練(山東人),管事王安X(湖南人),大副是我,輪機長是李洪X,李青X是二副,沒有三副,機工是馬英濤和聶少X,做飯是姜魯X,還有一個水手叫宋鵬東。范國練船長將 “順開118 ”船(空船)從舟山開到湛江,還沒開始偷運柴油就不干了,后來他就把船開回了東莞,接著來了一個叫張如X的船長。之后使用 “順開118 "船偷運了1次柴油,以及利用 “宏浦116 ”船偷運了3次柴油,這段時間船上的人員都沒有變動。一直到使用 “興龍舟200 ”船偷運柴油時,船上的馬英濤就不干了,換了60多歲的水手陳瑞行、水手柴巨X和機工聶少X。當 “興龍舟200 ”船9月9日第二次拉油到湛江后,之前船上的王安X管事就不干了,換了一個叫張國X的管事上船;然后我們船從湛江開到東莞太平船廠休息后,老板覺得陳瑞行年紀太大了,就叫他離開了,張如X船長覺得走私柴油是違法的,就要求老板立下字據說明他是被強迫的,老板馮柯不同意,就讓張如X船長走了,換了現在的船長虞國X上來,之后其他人員沒有變動。

9、被告人李青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也叫 “丁老板 ”)和周明清雇請在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當三副,負責在船上駕駛室駕駛和在甲板上接油管、開閥門、系纜等。工資是8500元,每從公海拉一趟油回來提成3000元,已發放了5次,后5次每次扣了1000元出來,是為了保證我們都不要把走私的情況說出去,如果沒事了再把扣的錢給我們。我們每次在公海(大約是在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左右的海域)過駁時的經緯度有點不同,但差距很小,都是根據老板的通知來確定停靠的地點。我共參與10船走私,從公海走私到湛江卸貨3次,走私到東莞7次。每次都是約900噸。走私油的貨主是馮柯。每次去到駁接柴油海域時老板馮柯通知管事關閉船上的AIS系統,管事與公海上的大油船聯系接頭。船上的航海日志是我或是李運X寫的,都是虛假的。 “興龍舟200 ”船的船東是一個姓劉的老板和周明清。我是在6月9日上 “順開118 ”船,我上船后就猜想是在做違法的事情,直到第一次去公海拉完油后才確定是在參與走私。

10、被告人姚夕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傭做 “永豐油1 ”船的大副,職責是協助駕船航行,月薪8000元,工資由管事王安X發放,王安X曾對我說過每次去公海走私油一次提成3000元,扣2000元作保證金,是保證大家在執法機關檢查時不要說老板走私的事情,如果不出事,下船不干時把錢退給大家。我曾參與駕駛船到東沙群島北緯21 °20 ',東經115 °40 '位置附近的公海,到走私母船上駁接燃油4次,數量一般每次是900噸左右。管事小王告訴我走私的是燃料油,跟柴油差不多,四個航次都是一樣的油。運輸的油品是馮柯的,我上船的時候馮柯和王安X都在,每次卸油的時候馮柯都會到現場接貨。

我上 “永豐油1 ”船時,船上有我和管事王安X、船長董永X、二副邱質輝、輪機長遲旭偉、機工李運和、水手崔一軍和田春雷。

11、被告人聶少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和周明清雇請在 “興龍舟200 ”船負責機修,主要在是機艙里面啟動、操作、維護機艙里面的機器,裝卸油的時候我和李洪X負責操作油泵。船上的管事跟我講,我們是去公海接駁油,我工資是5500元,每從公海走私一趟油回來獎勵2500元,每次扣了1000元作保證金。我隨 “興龍舟200 ”船到北緯21 °20 ',東經115 °40 '位置的附近的公海上駁接過6船柴油走私入境,每次是900噸左右,每次去到駁接柴油海域時老板馮柯通知管事關閉船上的AIS系統,管事負責與公海上的大油船聯系接頭。大概在2013年9份在湛江霞海碼頭裝過一船水,800噸左右,后來開出港口行駛了大概20多個小時,管事又安排我把船艙里面裝的水都排到大海里再接駁油。我們每次從公海母船過駁的都是柴油,因為我們幾乎每個航次都會從船艙中泵油到我們油船的油箱里面使用。

“興龍舟200 ”船船長是張如X,管事王安X,大副李運X,小副李青X,輪機李洪X,水手柴巨X,還有一個打雜的叫姜魯X,還有一個姓陳的老頭。船長張如X和管事王安X以及舟山口音的那個姓陳的老頭干了兩個航次就走了,管事就換成張國X,船長換成虞國X。

有一次馮柯和周老板一起到船上,交代我們遇到執法機關檢查要統一口徑,如果被抓了就說是在碼頭裝的油,不能說是從公海上過駁的。船長張如X怕被抓,就提出來讓馮柯寫個字據,寫清楚他是被馮柯逼著干的,走私的事與他無關,要不然他就不干了。馮柯當然不敢寫,于是船長就辭職了。舟山口音的陳老頭是因為年紀太大了,老板怕出事,就安排他走了。管事王安X為什么要走我就不清楚了。

12、被告人柴巨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和周明清雇請在 “興龍舟200 ”船擔任水手,主要負責甲板面上的帶纜和裝卸油的時候接管、開關閥門、輔助駕駛員操舵。我每從公海走私一趟油回來可得獎勵2500元,每次被扣了1000元作保證金,保證被執法隊查到要不如實交待,等不干了或者辭工不做可返還該款。我們在公海里偷運一次柴油后就知道是在走私了。因為我們覺得工資和獎金比較高,為多賺一點錢就繼續干了,而且老板也告訴我們這是在打擦邊球,不會坐牢的。我隨 “興龍舟200 ”船共到距離我國大陸有一百多海里的海域從油輪上駁接過6船柴油走私入境,每次裝油的地點都差不多的、裝油的數量都是900噸左右,每次去到駁接柴油海域時老板馮柯會通知管事關閉船上的AIS系統,管事負責與公海上的大油船聯系、接頭。

我們到我國領海外裝油運輸進來從來沒有報海關,因為我們是走私的,從不報海關。老板是馮柯和周老板。每次我們走私油回來的時候是馮柯、周老板在現場接油,就是最后被抓的那次,周老板沒有來。

船出海后主要是管事與老板聯系,馮柯和周老板都跟管事聯系。管事有一個姓王的和一個叫張國X的,姓王的干了兩趟就走了換成張國X,管事是老板派上船的親信,主要是負責聯系老板,并管理我們船上的船員。船長有張如X和虞國X,張如X也是干了兩趟就走了,后來換成虞國X。李運X為大副,李青X為小副,李洪X為輪機長,聶少X為機工,我是水手,姜魯X為廚師。

13、被告人姜魯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請在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負責做飯、機艙忙不過來時幫忙修理機器。工資是5500元,我每從公海走私一趟油回來可得獎勵2500元,第一次發了2500元,后來每次扣了1000元作保證金(拉了兩次油后,老板馮柯和周老板到船上召集我們開會,讓我們不要怕,還告訴我們如果遇到執法機關檢查就說油是從碼頭上裝的,不能說是從海上的油船上駁過來的,我的獎金從那時候開始被暫扣1000元。張如X很害怕,就辭職了,換上了新的船長虞國X。)我隨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共到公海駁接過10船柴油走私入境,每次都是900噸左右,每次去到駁接柴油海域時老板馮柯通知管事關閉船上的AIS系統,管事與公海上的大油船聯系接頭。有時候油船機艙用的燃油少了,我們會把船艙里面接駁來的油抽過來用。

(四)同案人的供述。

同案人遲旭偉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是通過船務中介介紹到 “永豐油1 ”船上做輪機長的,中介跟我講月工資8000元,勞務費3000元。我以前干輪機長工資每月大概10000元,這次每月大概11000元,我覺得工資還可以,就答應干了。雇用我的有兩個老板,一個是丁老板,還有一個周老板,工資是王安X發給我的。大約9月十幾號我上船,船上有管事王安X、船長董永X、大副姚夕X、二副邱質輝、機工李運和、水手崔一軍和田春雷。剛上船時我并不知道是走私的,我們一起開船從舟山往廣東東莞走時,到福州附近時遇到臺風,避了幾天風,避風期間,有一天我們所有船員都在船上吃飯時,董永X跟我聊天,問我是哪里人,聊的過程中他說到這條船是走私的,我才知道。當時王安X也說了勞務費的事情,說要先扣2000元,保證我們不把走私的事說出去,如果沒有講出去,到時候不干了就可以一次性領回去,當時船上所有人都在場,包括船長董永X,還有大副和二副。

我們接駁油的地點肯定不在領海內。有一次丁老板和周老板上船召集我們開會,吩咐我們在走私過程中要注意的一些事情,他們要求我們出海前一定將手機統一交給管事王安X保管,當時所有人都在場的。

二、具體走私情況如下:

(一) “順開118 ”走私890.69噸燃料油至東莞的犯罪事實。2013年6月份,被告人馮X、周明清雇傭范國練、王安X、李運X、李青X、李洪X、姜魯X等人駕駛 “順開118 ”船到湛江,但未開始走私燃料油時,船長范國練離職。2013年6月28日,被告人馮X安排船員在湛江往 “順開118 ”船船艙入滿水,并提供虛假信息安排人員向湛江海事部門申報該船裝載燃料油,計劃運至東莞市,由大副李運X、二副李青X將該船開回東莞市太平船廠,7月5日,船長張如X在太平船廠上船,7月13日馮柯通知 “順開118 ”船開出公海偷運燃料油。在駛往公海的途中,王安X按馮柯指示,指使船上人員關閉船上AIS定位系統,偏離正常航道,將 “順開118 ”船駛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附近位置,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890.69噸燃料油。2013年7月15日, “順開118 ”船到達東莞厚街電力碼頭,由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安排南鹽油14、南鹽油25號船,將上述走私進境的890.69噸燃料油過駁并運至偉達油庫卸貨,其中部分燃料油經廣西南寧山江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轉賣給南寧高斯特科貿有限公司。

上述走私過程中,馮柯將船上人員分工如下:王安X為管事,主要負責在船上接收馮柯、周明清的指令,與在公海上的大油船接頭,核對駁接油的數量,管理船員并安排船上工作;張如X為船長,負責按照管事安排組織船員運輸、裝卸油;李運X、李青X分別為大副、小副,負責協助船長開船;李洪X為輪機長,負責維護、操作船艙的機器;姜魯X為廚師兼水手,負責打雜、做飯。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1、搜查扣押、調取證據的手續。主要內容:提取了 “順開118 ”船相關資料、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在幫馮柯運輸油品時在海事處的報備資料及相關單證的手續。

2、 “順開118 ”船進出港記錄、申報材料、簽證信息。主要內容: “順開118 ”船經委托東莞外代申報從湛江港運載600噸燃料油至東莞厚街電力油碼頭,作業時間為2013年7月14至15日。

3、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運輸合同、貨物運輸簽收單及運輸詳細記錄,東莞外輪代理提供的為馮柯報港記錄、馮柯委托船舶匯總表。主要內容: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南鹽油14、南鹽油25在2013年7月14-15日在東莞電力碼頭共為 “順開118 ”船過駁燃料油890.69噸往東莞道滘偉達油庫。

4、證人丁剛(馮柯雇請的人員)確認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運輸單證。主要內容: “南鹽油25 ”于2013年7月15日運輸448.14噸油到偉達油庫。

5、證人崔建江(廣西南寧山江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7月15日,我委托運輸公司安排粵K17759、粵K16393、湘B83369油罐車分別從馮柯在偉達燃料油有限公司租賃的油罐提了60.11噸、60.25噸、60.17噸燃料油,這三車油賣給了廣西南寧高斯特科貿有限公司。

證人崔建江確認其兩次向馮柯購買燃料油并轉賣給廣西南寧高斯特公司的單據。廣西南寧高斯特公司提供的岳陽柯海化工公司的出庫單據。廣西南寧高斯特公司與廣西南寧山江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的油料供應合同。

6、證人李敏佳(東莞偉達燃料公司油庫調度)的證言。主要內容:柯海公司馮柯于2013年6月租用我們公司油庫,合同上寫的是裝燃料油。馮柯的油船運油卸下油罐后就馬上用車運走,我會開具入庫和出庫單給馮柯。

7、證人黃旭斌(東莞偉達燃料公司油庫保安主任)的證言。主要內容:裝油前馮柯會提前一天電話通知我,油船到后他們將油管接好后就開始卸油,有時馮柯也會過來指揮,卸完后我們的工人會計算出重量,最后由我開出《入庫單》,簽上 “彬 ”字,交王振業簽字確認。一般油進罐后會馬上通過油罐車運出去,出庫時我會給他們開出庫單。2013年7月15日,南鹽油25卸入260.37噸,南鹽油14卸入253.56噸,當天由油罐車運出。

8、證人洪宇行(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7月15日,南鹽油14,南鹽油25分別從厚街電力碼頭 “順開118 ”船過駁燃油528.210、535.076立方米運至偉達油庫。

9、證人張虎(東莞市外輪代理有限公司職員)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5月份馮柯代表云隆公司、海利公司、柯海公司委托我公司辦理載運危險物品的申報事宜,我辦理過 “順開118 ”船的申報。

10、證人劉漢軍(其和顧狄鋒是 “順開118 ”的船東,其也是 “興龍舟200 ”船的船東。)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6月份,周明清介紹馮柯向我租用 “順開118船 ”,租金是我和周明清事先談好的,合同是我簽好后由周明清拿回去簽好后再傳真給我。 “順開118 ”船押金30萬元,他們只在6月10日付過一次租金15萬。

11、證人李碧明(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的證言。主要內容: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成立時股東是我和姜擁軍,后來全部歸我所有。我曾于2013年6、7月份從馮柯處購進一批燃料油。

12、證人顧狄鋒(其和劉漢軍是 “順開118 ”的船東)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6月份劉漢軍提議將 “順開118船 ”租給東莞云隆石油化工公司,租金是每月15.5萬元,后7月份該船壞了,我們便將船接回來,租船的事是由劉漢軍操辦的。

13、證人何勇(廣西南寧高斯特貿易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我做油料生意很多年了,我一看油的顏色、渾濁度,聞一下味道就知道是什么油,而且我們公司會對油品進行簡單化驗。我們收到崔建江送過來的油有部分是從偉達油庫和湛江冠通物流有限公司裝運的。今年(2013年)7月16日崔建江安排湘E83669、粵K16393、粵K17759分別送了60.08、60.2、60.02噸燃料油到我公司,從出庫單來看,這些都是偉達油庫發出的,是柯海化工有限公司的出庫單。都是10號低硫工業燃料油,但是有部分含水量偏高。

14、證人陳秉右(廣西南寧高斯特貿易公司司機,化驗員)的證言。主要內容:今年(2013年)7月份崔建江送來的油有部分含水量偏高,這個從外觀就可以看出來。我化驗后指標都是一樣的,密度都是0.88克/每立方厘米,閃點都是175 °C,餾程初餾是175 °C,10%是182多度(具體記不清楚了),50%是286 °C,95%是358 °C。我的記錄保存得不是很完整,9月到10月的還有部分,其他的都沒有了。因為是同一個老板,送來的油的品質都是一樣的,我們公司買的油都是燃料油。

15、證人鐘國柱(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生產班三班班長,主要負責油料接卸到油罐工作)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所在的生產班曾為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卸過油,該客戶與其他公司不同,卸油時不需要計量,油卸到油罐后就用油車拉走,油車運走的數量是要計量的。除了第一次外,這個貨主在卸油前,就安排油罐車拉水卸到15號油罐,油船卸油到16號油罐后,又從15號罐將水裝上船運走,船裝水沒有計量。我覺得很奇怪,不知道他是怎樣做生意的。

16、被告人馮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起訴書指控本案中用 “宏浦116 ”、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和 “永豐油1 ”四艘船走私我都參與,四艘船是我直接指揮的,我記得是十二次(是否有后兩船我不太確定)。

17、被告人王安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7月初,我們把 “順開118 ”船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停靠在一艘大約3000噸的大油輪旁邊過駁約900噸燃料油,我們直接運回東莞電力碼頭卸在兩條內河的加油船上。

18、被告人李洪X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2013年6月9日,我經人介紹到浙江省舟山市上到 “118 ”號船上當輪機長。7月初,我們把 “順開118 ”船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停靠在一艘大約3000噸的大油輪旁邊過駁約900噸燃料油,然后直接運回東莞電力碼頭卸在兩條內河加油船上(只記得是南鹽油XX號)。

19、被告人張如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大概是7月13日晚,馮老板叫我開 “順開118 ”船出去拉油,因為我沒有證書,所以我就不同意,但是馮老板說出了事他負責,我就把船開去公海拉油了,14日下午到達公海過駁了900噸左右的柴油后,15日晚返回東莞電力碼頭,將油卸到兩條小油船里,晚上天太黑具體小油船名沒看到。之后,我們就把船開到太平船廠休息。

20、被告人李運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和周明清雇傭在 “順開118 ”船當大副。我是在6月9日上的 “順開118 ”船, “順開118 ”船6月15日開到湛江,在湛江停了二十多天沒有裝油,后來船長范國練走了,按老板的指令,我和二副李青X將船開回東莞太平船廠休息,一直到7月1日左右老板才安排第一次出海拉油,船員將該船開到了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過駁了900噸柴油后,7月3日左右返回東莞厚街電力碼頭,將油過駁到2條500噸左右的小油船上。

21、被告人李青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也叫 “丁老板 ”)和周明清雇請在 “順開118 ”船當三副。我是在6月9日上的 “順開118 ”船,在7月1日左右從東莞出發,到東沙海域的公海,在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附近位置過駁柴油后返回東莞過駁到2條小油船上。

22、被告人姜魯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2013年7月中旬,我們駕駛 “順開118 ”從湛江出發,前往東莞,途中管事王安X安排我們將船開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運到東莞電力碼頭,由兩艘小船將油過駁走了。

(二) “宏浦116 ”船三次分別走私846.72噸、894.177噸、888.81噸燃料油的犯罪事實。 “順開118 ”船成功走私一次后發生故障,被告人馮X、周明清另行租賃了 “宏浦116 ”船用于走私燃料油。2013年7月23日,被告人馮X提供虛假信息安排人員向東莞海事部門進行申報,將并未裝載燃料油的 “宏浦116 ”船申報為裝載800噸燃料油,計劃運至湛江。在該船舶駛往湛江的過程中,王安X按馮柯指示,指使船上人員關閉船上AIS定位系統,偏離正常航道駕駛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附近位置,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燃料油846.72噸,隨后駛至湛江。2013年7月28日,馮柯安排人員將上述走私進境的846.72噸燃料油全部卸入冠通公司油罐,其中部分燃料油經廣西南寧山江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轉賣給南寧高斯特科貿有限公司。2013年8月4日,馮柯指使船上人員駕駛 “宏浦116 ”船,從湛江冠通物流公司油罐裝載700噸水,向海事部門申報裝載700噸燃料油運往東莞,并指揮 “宏浦116 ”船在駛往東莞途中把船上的水排掉,偏離正常航道駕駛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附近海域,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燃料油894.177噸。 “宏浦116 ”船于2013年8月8日將燃料油偷運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安排南鹽油14、南鹽油26號船將油駁接到東莞偉達油庫卸貨。2013年8月8日, “宏浦116 ”船再次出港到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附近海域,走私888.81噸燃料油于8月12日返回東莞厚街電力碼頭,由南鹽油32船駁接卸至東莞偉達油庫。在上述走私活動中,船上人員及分工情況與 “順開118 ”船一致。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1、搜查扣押、調取證據手續。主要內容:

提取了 “宏浦116 ”船相關資料、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在幫馮柯運輸油品時在海事處的報備資料及相關單證的手續。

2、 “宏浦116 ”船進出港記錄、申報材料、簽證信息。主要內容:

“宏浦116 ”船委托申報運載燃料油于2013年7月23日從東莞厚街電力油碼頭出港,于2013年7月28日到達湛江港,于2013年8月4日從湛江出港,于2013年8月12日10:45日進入東莞厚街電力油碼頭,于2013年8月12日11:08分從東莞厚街電力油碼頭向東莞沙田海事處申請出港到太平海事處所轄的港口,2013年8月18日進港。以上船上有宋鵬東、馬英濤為水手,大副是李運X、輪機長是李洪X、三副是李青X,船長是張如X。

3、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提供的15、16號油罐進出貨記錄,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運輸合同、貨物運輸清單及運輸詳細記錄、馮柯委托船舶匯總表。主要內容: “宏浦116 ”船三船油卸貨數分別是846.72噸、894.177噸、888.81噸。

4、證人崔建江(廣西南寧山江紅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證言。主要內容:

2013年7月29日,我委托運輸公司安排湘B83438、湘EB1678、湘M71637油罐車從馮柯在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分別提了43.69噸、58.61噸、40.89噸燃料油,這三車油分別賣給了姚老板(全名不記得了)、廣西南寧高斯特科貿有限公司、蘇老板(全名不記得了)。2013年7月31日,我委托運輸公司安排桂F-06360、湘M71637油罐車從馮柯在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分別提了46.24噸、43.11噸燃料油,這兩車油分別賣給了蘇老板、廣西南寧高斯特科貿有限公司。馮柯的油比別的油便宜100多元。

5、證人何勇(廣西南寧高斯特貿易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今年(2013年)7月30日我們收到崔建江安排湘EB1678送來58.68噸燃料油,這些都是湛江冠通物流有限公司裝運的,都是10號低硫工業燃料油,但是有部分含水量偏高。

6、證人陳秉右(廣西南寧高斯特貿易公司司機,化驗員)的證言。主要內容:今年2013年7月份崔建江送來的油有部分含水量偏高,這個從外觀就可以看出來。

7、證人黃旭斌(東莞偉達燃料公司油庫保安主任)的證言。主要內容:今年(2013年)6月份的時候,馮柯租我們的10#油罐,8月8日,南鹽油14卸入292.13噸,南鹽油26卸入282.7噸,當天由油罐車運出。8月12日,南鹽油32卸入497.38噸,當天全部由油罐車運出。

8、證人鐘國柱(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生產班三班班長,主要負責油料接卸到油罐工作)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所在的生產班曾為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卸過油。

9、被告人馮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 “宏浦116 ”船我只占20%股份,這兩條船我是老板,起訴書指控本案中用 “宏浦116 ”、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和 “永豐油1 ”四艘船走私我都參與,四艘船是我直接指揮的,我記得是十二次(是否有后兩船我不太確定)。

10、被告人王安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曾在 “順開118 ”、 “宏浦116 ”船做管事。七月下旬,我們從東莞太平船廠上了 “宏浦116 ”船,按馮柯、周明清的指令出發,到東沙群島附近的海域,在公海向外國油輪接駁約900噸燃料油,我們于7月28日把 “宏浦116 ”開到湛江霞海港碼頭旁邊,把油卸到油庫里。8月初,我們開著 “宏浦116 ”到東沙群島附近的公海從外輪油船接駁約900噸燃料油后直接開回東莞電力碼頭,在該碼頭處卸到兩條內河油船,每條船大約可以裝500噸。我們休息了幾天,又按照馮柯、周明清安排,開著 “宏浦116 ”到東沙群島附近的海域的公海向外輪油船接駁約900噸燃料油,后直接開回東莞,卸到內河船上。這次后, “宏浦116 ”船東不再租船給我們用了。

11、被告人李洪X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7月中旬,我們從東莞太平船廠上了 “宏浦116 ”船,按馮柯、周明清的指令出發,到東沙群島附近的海域,在公海向外國油輪接駁約900噸燃料油,我們于7月28日把 “宏浦116 ”開到湛江霞海港碼頭旁邊的油庫里。

8月初,我們開著 “宏浦116 ”到東沙群島附近的公海向外輪油船接駁約900噸燃料油后直接開回東莞電力碼頭,在該碼頭處卸給兩條內河加油船,每條船大約可以裝500噸。

8月中旬,我們按照馮柯、周明清安排,開著 “宏浦116 ”到東沙群島附近的海域的公海向外輪油船接駁約900噸燃料油,后直接開回東莞,卸到內河船上。

12、被告人張如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傭曾做過 “宏浦116 ”船的船長,我們用 “宏浦116 ”船拉3次油,大概7月下旬,老板安排我們第一次出海拉油,到公海上過駁了900噸左右柴油,將船開往了湛江方向,7月28日晚上到達湛江霞海外貿碼頭2號泊位卸油,將油卸到了岸上的油罐里。

第二次,因為臺風影響我們就在油輪錨地停留了3天左右,就又叫我們把船開出去,同時叫我們裝了700噸左右水,假裝是油蒙騙海事,等我們把船開到萬山群島,靠近澳門附近,老板就通知我們,把船拋錨到那里,等通知。我感覺跟做賊一樣。拋錨的時候,老板告訴管事,管事王安X再告訴我們說每拉一次油要扣2000元保證金,我不同意,后來王安X就說下次再扣。大概又過了幾天,我們又被通知開船去公海拉油,過駁油的時候把水排掉,并過駁了900噸左右柴油,于8月初回到東莞電力碼頭,將油過駁給了兩條小油船。

第三次,我們大概休息了一個禮拜左右,就又去公海上拉了900噸左右柴油,回到了東莞電力碼頭,將油卸給了兩條小船,之后我們就回到了太平船廠。

13、被告人李運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和周明清雇傭在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當大副,我參與用 “宏浦116 ”船走私油三次:7月中旬從太平船廠出發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過駁900噸油后,再返回東莞將油卸到兩條小船上。7月24日左右從太平船廠出發,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拉油再往湛江方向行駛,7月28日晚上抵達湛江霞海外貿碼頭2號泊位卸油,8月8日左右,老板叫我們把船開到霞海外貿碼頭裝水,再開往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把水排掉,再在公海上從一艘外籍船上過駁了900噸柴油,8月11日左右開回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將油卸給兩條500噸的小船。

14、被告人李青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也叫 “丁老板 ”)和周明清雇請在 “宏浦116 ”船當三副,我們用 “宏浦116 ”船,第一趟在7、8月份開始拉油,從東莞到公海駁油再返回東莞;第二趟也用 “宏浦116 ”船從東莞到公海駁油再返回湛江霞海碼頭泊位卸油;第三趟用 “宏浦116 ”船從湛江裝水,到公海排掉水,過駁油再返回東莞。

15、被告人姜魯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請在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負責做飯、機艙忙不過來時幫忙修理機器。我參與的第一次走私運油是用 “順開118 ”船,第二次是7月底,因為 “順開118 ”壞了,老板又換了一艘 “宏浦116 ”,我們從東莞出發,開往湛江,途中我們將船開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運到湛江卸到油庫了。第三次是8月初,從湛江到東莞,也是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運到東莞卸給內河船運走了。第四次是8月中旬,我們駕駛 “宏浦116 ”從東莞出發,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直接返回東莞卸給內河船運走了。第五次是8月底,老板將船換成了 “興龍舟200 ”,我們在舟山上船,開往東莞。船舶行駛途中我們將船開往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運到東莞,卸給內河船運走了。第六次是9月初,我們從東莞駕駛 “興龍舟200 ",開往湛江,途中我們將船開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運到湛江卸。

船在航行的過程中會從船艙排出水,大概要排6-7小時。

(三) “興龍舟200 ”船共6次分別走私896.336噸、912.39噸、893.969噸、911.597噸、900.139噸、735.24噸燃料油的犯罪事實。因 “宏浦116 ”船的所有人不肯再將該船租給馮柯。周明清、李洪X便合謀合伙購買船舶出租給馮柯,李洪X付給周明清50萬元,并與周明清簽訂船舶合作協議購買 “興龍舟200 ”船,周明清將50萬元直接匯到 “興龍舟200 ”船原船東帳戶,后劉漢軍實際購得 “興龍舟200 ”船并將該船租給馮柯。2013年8月份,被告人馮X、周明清雇傭船員從浙江舟山登上 “興龍舟200 ”船,并向舟山海事部門進行申報,將未裝載油料的 “興龍舟200 ”船申報為裝載900噸柴油,計劃運至東莞。 “興龍舟200 ”船駛往東莞途中,馮柯指使船上船員將船駕駛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附近位置,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燃料油896.336噸。2013年8月9日, “興龍舟200 ”到達東莞厚街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安排南鹽油26、南鹽油25號船從 “興龍舟200 ”船過駁燃料油運到偉達、永興油庫卸貨。隨后,被告人馮X、周明清指使船上人員駕駛 “興龍舟200 ”船,采取同樣手法,向海事部門進行申報,將未裝載油料的 “興龍舟200 ”船申報為裝載燃料油,分別于2013年9月9日,走私912.39噸燃料油偷運至湛江冠通公司15#油罐;2013年10月3日,走私893.969噸燃料油偷運到東莞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用油船將456.715噸、437.254噸燃料油分別運到偉達、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7日走私911.597噸燃料油偷運到東莞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用油船將454.941噸、456.656噸燃料油分別運到偉達、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11日走私900.139噸燃料油偷運到東莞電力碼頭,馮柯聯系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用油船將509.414噸、390.725噸燃料油分別運到偉達、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16日走私735.24噸燃料油到湛江時,被湛江海關緝私局當場抓獲。在上述6次走私活動中,馮柯繼續使用原 “宏浦116 ”船上船員,并對船上人員進行了部分調整,機工聶少X和水手柴巨X加入其中,參與了6次走私犯罪行為;此外,在上述2013年10月3日、2013年10月7日、2013年10月11日、2013年10月16日4次走私活動中,船上管事換成了張國X、船長換成了虞國X。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的、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1、搜查扣押、調取證據。主要內容:

(1)扣押了 “興龍舟200 ”船及船上的成品油735.24噸,在 “興龍舟200 ”船上扣押了興龍舟船相關證書,海圖機、AIS識別系統,在張國X艙內扣押了筆記本三本,A4紙一張。

(2)提取了 “興龍舟200 ”、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在幫馮柯運輸油品時在海事處的報備資料及相關單證。

2、 “興龍舟200 ”船進出港記錄、申報材料、簽證信息。主要內容:

“興龍舟200 ”于2013年8月24日17:00從寧波大榭恒信碼頭裝載900噸物質運往東莞,水路貨運單標注為柴油。

“興龍舟200 ”船委托申報運載燃料油的記錄:

2013年9月6日11時運載900噸物品出港,于9月9日到湛江。2013年9月10日 “興龍舟200 ”從湛江出港,2013年10月8日16:22時由湛江運載800噸物品到東莞港。2013年10月8日16:23時運載900噸物品出港往湛江。以上船上有柴巨X、陳瑞行為水手,大副是李運X、輪機長是李洪X、三副是李青X,船長是張如X。

“興龍舟200 ”從于2013年10月16日運載800噸物品到湛江,于2013年10月18日6時進入東莞厚街電力油碼頭, “興龍舟200 ”船申報材料:

寧波大榭海事處進港簽證信息、水路貨運單:證實 “興龍舟200 ”于2013年8月24日17:00從寧波大榭恒信碼頭裝載900噸物質運往東莞,水路貨運單標注為柴油。

湛江霞海海事處船舶簽證信息:

“興龍舟200 ”于2013年9月9日0:33運載900噸物品進入湛江儲運碼頭(無貨物安全適運單)。

“興龍舟200 ”于2013年9月10日21:35運載800噸物品出港到東莞(有貨物安全適運單)。

“興龍舟200 ”向東莞海事局沙田海事處申報于2013年10月9日02:00時運載900噸燃油往湛江卸。

“興龍舟200 ”于2013年10月16日0:28運載900噸物品出港到東莞(有貨物安全適運單)。

貨物安全適運單: “興龍舟200 ”向湛江海事局霞海海事處申報于2013年9月11日從湛江運載800噸燃油出港在東莞卸。 “興龍舟200 ”向東莞海事局沙田海事處申報于2013年10月8日8-16時運載800噸燃油在東莞卸。

“興龍舟200 ”向湛江海事局霞海海事處申報于2013年10月17日8-16時運載900噸燃油去湛江卸。

3、卸貨報港資料:

(1)南鹽油26在2013年8月28-29日在東莞電力碼頭運載燃油500噸往東莞永興碼頭。

(2)南鹽油14、15在2013年10月6-7日在東莞電力碼頭分別運載燃油往東莞偉達油庫、永興碼頭。

(3)南鹽油14(柴油)、26(燃料油)在2013年10月10-11日在東莞電力碼頭分別運載油往東莞偉達油庫。

4、確認相關的單證。

(1)馮柯、李洪X、張國X、虞國X、李運X、李青X、聶少X、柴巨X、姜魯X等人確認 “興龍舟200 ”的簽證記錄。

(2)丁剛確認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運輸單證:

“南鹽油26 ”于2013年10月11日運輸509.414噸油到偉達油庫。

(3)劉耀侵( “宏浦116 ”船船舶管理人員)提供并予以確認的 “宏浦116 ”船的簽證記錄。主要內容: “宏浦116 ”船分別于2013年7月2日、28日 “宏浦116 ”船申請運載燃料油800噸。

5、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提供的15、16號油罐進出貨記錄,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運輸合同、運輸清單及運輸詳細記錄。主要內容: “興龍舟200 ”船走私燃油五船卸貨數分別是896.336噸、912.39噸、893.969噸、911.597噸、900.139噸;

6、證人洪宇行(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我公司在厚街電力碼頭共為馮柯從 “興龍舟200 ”船過駁了4次柴油:2013年8月29日, “南鹽油25 ”、 “南鹽油26 ”船分別過駁燃油545.580、523.353立方米, “南鹽油25 ”過駁的油運到偉達油庫、 “南鹽油26 ”船過駁的油運到永興油庫;2013年9月26日, “南鹽油14 ”船過駁燃油548.335立方米到永興油庫、 “南鹽油25 ”過駁燃油527.554立方米運至偉達油庫;2013年10月3日,南鹽油25過駁燃油545.314立方米到偉達油庫,10月4日 “南鹽油26 ”過駁燃油521.648立方米運至永興油庫。

7、證人張虎(東莞市外輪代理有限公司職員)的證言。主要內容:我辦理過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 “宏浦116 ”、 “永豐油1 ”船的申報。申報的船較多,我可提供詳細的申報資料給偵查機關。

8、證人黃旭斌(東莞偉達燃料公司油庫保安主任)的證言。主要內容:馮柯租我們的10#油罐,并讓林瑞歡來跟我們簽訂租賃合同,租罐的時候馮柯說是裝燃料油。8月29日,南鹽油25卸入294.39噸,當天由油罐車運出。9月26日,南鹽油25卸入283.73噸,當天由油罐車運出282.98噸。10月3日,南鹽油25卸入298.15噸。10月5日,南鹽油26卸入273.08噸。10月6日,南鹽油14卸入256.63噸。10月11日,南鹽油26卸入293.68噸。10月3日至11日共運出1115.35噸。

9、證人陳業才(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的業務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馮柯在2013年5月份以柯海公司名義租用我公司的15、16號罐,我公司負責裝卸、接管、過地磅,對油料數量和質量不負責,貨物由貨主管理,我公司保留有貨物的入庫和出庫單,貨物的數量登記是一定準確的。10月15日有條 “興龍舟 ”船在公司16號油罐上卸油,后來被海關查獲了。

10、證人鐘國柱(湛江市冠通物流有限公司生產班三班班長,主要負責油料接卸到油罐工作)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所在的生產班曾為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船卸過油,該客戶與其他公司不同,卸油時不需要計量,油卸到油罐后就用油車拉走,油車運走的數量是要計量的。

11、證人劉漢軍(其和顧狄鋒是 “順開118 ”的船東,其也是 “興龍舟200 ”船的船東。)的證言。主要內容:我于2013年8月份從余富冬處以290萬元購買了 “興龍舟200 ”船,該船掛靠于 “興龍舟海運集團 ”,船為我一個人所有。購買該船時我先后共付了240萬元,當時錢不夠,而周明清向我租船要付押金(我與周明清簽訂了租船合同,以每年120萬光船租給東莞云隆公司)的,我便叫周明清付我50萬租船押金,我提供帳號給周明清,在簽訂合同后由周明清轉帳給賣方浙江臺州市了。周明清曾從我農業銀行轉帳了一次租金給我,同時付了5.25萬油費給我,2013年8月21日周明清通過銀行轉帳借了40萬給我買船。

12、船舶合作協議。主要內容:李洪X出資50萬、周明清出資100萬元購買 “興龍舟200 ”船。

13、被告人馮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

起訴書指控本案中用 “宏浦116 ”、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和 “永豐油1 ”四艘船走私我都參與,四艘船是我直接指揮的,我記得是十二次(是否有后兩船我不太確定)。

14、被告人王安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曾在 “興龍舟200 ”船的管事,參與到公海上接駁油:(1)我們在舟山上到 “興龍舟200 ”,水手馬英濤換成柴巨X。我們把船開向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處,向外輪油船接駁約900噸燃料油,后開回東莞電力碼頭卸給兩條內河加油船。

(2)大約在9月6日晚上,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船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駁900噸燃料油,回到湛江霞海港碼頭卸在碼頭旁邊的油庫里。隨后我離開了 “興龍舟200 ”船去了 “永豐油1 ”船任管事了。

15、被告人李洪X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曾在馮柯租賃的 “興龍舟200 ”船當輪機長,我參與 “興龍舟200 ”船走私柴油6次:8月底,我在舟山上到 “興龍舟200 ”船,船長是張如X、管事是王安X、大副是李運X,小副是李青X,輪機長是我,機工是聶少X、水手馬英濤換成柴巨X、姜魯X負責做飯的。我們把船開向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處,向外輪油船接駁約900噸燃料油,后開回東莞電力碼頭卸給兩條內河加油船。

大約在9月6日晚上,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駁900噸燃料油,回到湛江霞海港碼頭卸在碼頭旁邊的油庫里。隨后船上管事王安X下船,換上新的管事張國X。

大約在9月11日,我們從霞海港碼頭油庫里裝了約800噸水準備將船開到公海裝油,途中遇到執法機關的船,船長和管事張國X向老板馮柯匯報后,我們把船開回東莞了。回到東莞太平船廠,所有船員及馮柯、周明清在船上開會,馮柯還在海圖上教船長如何避開海監檢查。船長張如X提出不想干了。第二天,張如X就辭職不干了,后來馮柯就定下規定,從每到公海拉一次油回來的獎金中每人每次扣1000元作為押金,每人扣到2萬元為止,就是要如出事了大家都不要說實話,如說實話就把所有人的押金扣掉了。9月30日,新船長虞國X和我們船員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駁900噸燃料油,回到湛江霞海港碼頭卸在碼頭旁邊的油庫里。直接回東莞電力碼頭卸給兩條內河加油船上,這一趟船上的那個姓陳的老頭也下船不干了。

10月3日,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停靠在大油輪旁邊,又過駁約900噸,又直接回東莞電力碼頭卸給兩條內河加油船上。

10月7日,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停靠在大油輪旁邊,又過駁約900噸,又直接回東莞電力碼頭卸給兩條內河加油船上。

10月12日晚上,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船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停靠在大油輪旁邊,又過駁約900噸。16日凌晨1時許,回湛江霞海港碼頭將燃料油卸到碼頭旁邊的油庫時,被海關緝私局查處了。

在 “宏浦116船 ”不再出租給馮柯時,于2014年8月份我出資50萬元,周明清出資50萬元,劉漢軍出資200萬購買了 “興龍舟200 ”船,船由劉漢軍管理出租,參與分紅,我曾分到周明清給的租船分紅9000元,我并不知道馮柯用來走私。我被海關抓后,辦案人員告訴我 “興龍舟200 ”船是劉漢軍自己花錢買的,并沒有與周明清合伙買船,我才明白周明清拿了我的錢根本沒有與劉漢軍合伙買船。

16、被告人張國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傭,于2013年9月9日從湛江霞海碼頭上了 “興龍舟200 ”船當管事,我共參與走私四次,具體如下:

(1)我在湛江霞海外貿碼頭上了 “興龍舟200 ”號船,9月11日晚上在霞海外貿碼頭從油罐里裝了7、8百噸的水,馮柯就給了我一套出貨單證讓我到海事部門辦了有關簽證手續,船上其實裝的是水,出貨單證上標明卻是燃料油。離開碼頭后我們把船上的水排干凈。我們的船就開往東沙海域的公海準備裝油,途中遇到海監船,我向馮柯匯報后決定不去公海裝油了。后過幾天,馮柯、周明清召集船員開會,船長張如X知道我們行為是走私就提出不想干了,9月30日晚上虞國X來接任船長,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到東沙海域的公海過駁了900噸的柴油,10月2日晚上回到東莞電力碼頭將油卸到兩條500噸的小油船。

(2)10月3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到達東沙海域

公海裝油,裝了900噸左右油后,5日晚上回到東莞電力碼頭,將油卸到2條小油船上。

(3)10月6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7日晚到達東沙海域公海過駁900噸柴油,8日晚回到電力碼頭卸油,也是卸到兩條小油船上。

(4)12日凌晨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船上裝了水,14日早上開船去公海把水卸了后,到達東沙海域公海過駁了900噸柴油,就開往湛江方向,15日晚12點左右停靠湛江外貿碼頭卸油時,就被海關緝私局抓獲。

17、被告人虞國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通過中介介紹到 “興龍舟200 ”船當船長,我參與到公海上大概離大陸有200海里左右的海域駁接過四船柴油走私入境:

(1)9月30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開了一天左右時間到了東沙海域的公海從一艘外籍上過駁了900噸左右的柴油,10月2日晚上回到東莞電力碼頭將油卸到兩條500噸的小油船上。

(2)10月3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4日晚到達東沙海域的公海從一艘外籍船上過駁了900噸左右柴油后,5日晚上回到東莞電力碼頭,也是將油卸到2條小油船上。

(3)10月6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7日晚到達東沙海域公海從外籍船上過駁900噸左右柴油,8日晚回到電力碼頭卸油,也是卸給兩條小油船上。

(4)10月12日凌晨,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由于風浪比較大,我們的船開得比較慢,我們還往油艙裝了500噸左右海水壓艙,14日早上才到達東沙海域的公海,把水卸掉后過駁了900噸左右柴油,就開往湛江方向,15日晚24點左右靠到湛江外貿碼頭油罐上卸油時,就被海關緝私局抓獲。

18、被告人張如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有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叫我們改口叫他 “丁老板 ”)雇傭曾做過 “興龍舟200 ”船的船長并參與到公海駁接油兩次:(1)我們去舟山接 “興龍舟200 ”船回來拉油。然后我們就乘車去舟山,到達舟山后,當天晚上我們就到了船上,在船上呆了3天,第四天我們從舟山出發,開了4天,到達公海上拉了900噸油回到東莞,把油卸到兩條小油船上。(2)大概是9月6日左右,從太平船廠出發,在東沙海域的公海上拉了900噸左右柴油,9月9日左右回到湛江霞海外貿碼頭,將油卸到油罐后,就離開碼頭到油船錨地休息。在油船錨地停了兩天。期間,管事王安X離開了,換了一個叫張國X的管事上船,張國X上船后還帶我們去附近吃了一次火鍋。大約是9月11日晚上,我將船開回霞海外貿碼頭從油罐中裝了700噸左右的水,再開往東沙海域的公海準備裝油,但是途中遇到海監船,害怕就沒有繼續裝油,我就把裝了水的船開回了東莞太平船廠,然后我就辭職不干了。

19、被告人李運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和周明清雇傭在 “興龍舟200 ”船當大副。在用 “宏浦116 ”船走私三次后,我們所有船員被安排坐車到舟山接船,一直到8月24日晚我們駕駛的 “興龍舟200 ”船才從舟山出發,開了三天三夜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在那里從一條外籍船上駁了900噸左右柴油,在28日晚上到達東莞厚街電力碼頭,靠了碼頭以后將油卸到2條小油船上。

大概是9月6日晚我們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9月7日到達東沙海域的公海裝油,裝了大概900噸左右柴油后就開往湛江方向,9月9日到達湛江霞海外貿碼頭,然后將油卸到了油罐后,就離開碼頭并在湛江港的小油輪錨地停留了幾天左右,后來又回到霞海外貿碼頭從油罐里裝了800噸左右的水,再開往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準備裝油,但是在航途中看到了海警船,然后害怕就沒有繼續裝油,就將船開回到了東莞太平船廠休息。

9月30日晚上從太平船廠出發,10月1日晚上到公海東沙群島附近海域裝油,10月2日晚上回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將油卸到兩條小油船上。

10月3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4日晚到達東沙群島附近海域公海裝油,在5日晚上回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將油卸到2條小油船后,就回到太平船廠休息。

10月6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7日晚到達東沙群島附近海域公海裝油,8日晚回到電力碼頭將油卸到兩條小油船上。

10月12日晚上從太平船廠出發,由于臺風影響,船開的比較慢,14日早上到達東沙群島附近海域公海過駁了900噸柴油,就開往湛江方向,16日凌晨零點左右靠到湛江外貿碼頭,開始往岸上油罐卸油,卸了大概40分鐘左右,就被海關緝私局抓獲。

20、被告人李青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上到 “興龍舟200 ”船后,第一次是從浙江舟山到公海駁油于8月28日晚上返回到東莞碼頭過駁到2條小油船上;第二次是9月6日晚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第二天到達東沙海域的公海裝油,9月9日到達湛江霞海外貿碼頭卸到油罐;第三次是9月30日晚上從太平船廠出發,10月1日晚到公海東沙公海裝油,10月2日晚上回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將油卸到兩條小油船上。第四次是10月3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4日晚到達東沙群島附近海域公海裝油,在5日晚上回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將油卸到2條小油船;第五次是10月6日晚上,船從太平船廠出發,7日晚到達東沙群島附近海域公海裝油,8日晚回到電力碼頭將油卸到兩條小油船上。第六次是10月12日凌晨,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往東北方向行駛前往東沙海域的公海裝油,14日早上到達東沙海域從停泊在公海的母船上過駁了900噸柴油,之后我們就開船往湛江方向行駛,16日凌晨零點左右靠到湛江外貿碼頭,開始往岸上油罐卸油,卸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就被抓獲了。

21、被告人聶少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和周明清雇請在 “興龍舟200 ”船負責機修,我隨 “興龍舟200 ”船到北緯21 °20 ',東經115 °40 '位置的公海駁接柴油走私入境:第1次是我上到 “興龍舟200 ”后,我們就開船向東莞方向走,走了大約4天左右,我們并沒有直接開到東莞,而是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一艘大油船上,過駁了900噸左右柴油到我們的船上,然后將船開到東莞電力碼頭,將船上的油卸到兩條船名都是 “南鹽油 ”、后面還有數字的內河船上,然后將船停到東莞太平船廠附近。

第2次大約在9月6日晚上,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船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大約用了20多小時,也是在前幾次過駁油的位置,靠近了一艘外國油輪過駁了大約900噸柴油,然后大概9月9號,我們就回到湛江霞海港碼頭,將油卸在碼頭旁邊的油庫里。卸完油,我們在碼頭裝了大概800噸水,然后開往公海去裝油,好像是這次遇到了海監的船,我們就沒有去公海裝油,而是將船開到東莞太平船廠附近拋錨。后來馮柯和周老板就上船教我們怎么樣應付檢查,也就是這次,船長張如X不干了,并且從這次開始,老板要求每次都要從2500元的勞務費里面扣除1000元。

第3次是9月30日,新船長虞國X到了船上,我們就又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從一艘大油輪上過駁約900噸油,直接回東莞電力碼頭卸給兩條內河加油船上。

第4次是在10月3月,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船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過駁了約900噸油,然后回到東莞電力碼頭卸到兩條內河加油船上。

第5次是10月6日,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船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過駁了約900噸油,回到東莞電力碼頭卸到兩條內河加油船上。

第6次就是我們被抓的這次。10月12日晚上,我們又開著 “興龍舟200 ”船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開到東沙群島附近海域的公海,停靠在大油輪旁邊,過駁約900噸。16日凌晨1時許,回湛江霞海港碼頭將柴油卸到碼頭旁邊的油庫時,被海關緝私局查處了。

22、被告人柴巨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和周明清雇請在 “興龍舟200 ”船擔任水手,我參與6次走私的具體經過:

第一次大概是2013年8月24日晚從舟山出發,開往東莞的途中到公海一條外籍船上過駁了900噸左右柴油,然后大概在29日晚上到達東莞電力碼頭,靠了碼頭以后就有兩條500噸左右的小油船(晚上看不清船號)過來將油接走了。

第二次大概是2013年9月6日晚從東莞太平船廠出發,大概開了24小時左右,9月7日到達東沙海域的公海裝油,裝了大概900噸左右柴油后就直接開往湛江方向,9月9日到達湛江霞海外貿碼頭,然后將油卸到了油罐后,就離開碼頭并在附近的油船錨地停留了兩天左右。

第三次是過了兩天左右,我們到霞海外貿碼頭從油罐里裝了500噸左右的水,再開往東沙海域的公海準備裝油,但是在航途中看到好幾條海監船,就沒有去走私了,也就是這時候張如X辭職了,換成虞國X。然后到2013年9月30日晚上,我們從太平船廠出發,10月1日晚上到東沙海域公海又過駁了900噸柴油,10月2日晚上回到東莞電力碼頭將油卸到兩條小油船,就回到太平船廠休息。

第四次是10月3日晚上,從太平船廠出發,4日晚到達東沙海域公海裝油,裝了900噸左右油后,在5日晚上回到東莞電力碼頭,將油卸到2條小油船后,就回到太平船廠休息。

第五次是10月6日晚上,從太平船廠出發,7日晚到達東沙海域公海過駁900噸柴油,8日晚回到電力碼頭卸油,來卸油的是兩條小油船,卸完油后就又回到太平船廠休息。

第六次是10月12日凌晨從太平船廠出發,由于風浪比較大船開的比較慢,14日早上到達東沙海域公海過駁了900噸柴油,就開往湛江方向,15日晚12點左右靠到湛江外貿碼頭,開始往岸上油罐卸油,卸了大概一個小時左右,就被海關緝私局抓獲。

23、被告人姜魯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請在 “興龍舟200 ”船負責做飯,我隨 “興龍舟200 ”船共到公海駁接6船柴油走私入境。具體經過:

第一次是8月底,老板將船換成了 “興龍舟200 ”,我們在舟山上船,開往東莞。船舶行駛途中我們將船開往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運到東莞,卸給內河船運走了。

第二次是9月初,我們從東莞駕駛 “興龍舟200 ",開往湛江,途中我們將船開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運到湛江卸到油庫了。

上次走私完后,我們將船從湛江開往東莞,途中張如X看到執法機關船舶,很害怕,我們就直接將船開回東莞了。到東莞后馮柯和周老板都上船,召集我們開會,馮柯要我們一旦被查獲,所有人必須口徑一致,謊稱就是從湛江或者東莞碼頭裝的貨,絕不能承認是從公海的大船上過駁過來的,同時自此開始,每次走私油的獎金要暫扣部分,船長暫扣2000元,其他船員暫扣1000元,如果被查獲后沒有講真話,騙過執法機關,或者以后辭職不干的時候可以將扣下的錢一次性返還。張如X很害怕,就辭職了,換上了新的船長虞國X。后來到10月初,我們開著 “宏浦116 ”船從東莞出發,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直接返回東莞卸給內河船駁運走了。

第五次、第九次都跟上面一樣,從東莞出發,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直接返回東莞卸給內河船駁運走了。

第六次就是被抓的這次了,我們從東莞出發,到公海裝了大概900噸油,然后返回湛江卸貨的時候被抓了。

(四) “永豐油1 ”船共4次分別走私901.055噸、898.481噸、895.986噸、78.8噸燃料油的犯罪事實:被告人馮X、周明清在 “興龍舟200 ”船走私的同時,另外租賃了 “永豐油1 ”船用于走私燃料油,雇傭王安X為船上管事,董永X為船長、姚夕X為大副、遲旭偉為輪機長(另案處理)以及其余4名船員,被雇用人員職責與 “順開118 ”船的相同。2013年9月14日,馮柯安排人員向浙江舟山沈家門海事處進行申報,將未裝載燃料油的 “永豐油1 ”船申報為已裝載900噸燃料油,計劃運至東莞。次日,王安X按馮柯指示告知船長董永X,安排 “永豐油1 ”船空載駛向東莞。途中,王安X按馮柯指示指使船上船員關閉船上AIS定位系統,駕駛該船到達我國領海外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附近位置,從一艘外籍船舶上過駁燃料油901.055噸。2013年9月26日, “永豐油1 ”船駛至東莞厚街電力碼頭,馮柯委托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的 “南鹽油25 ”、 “南鹽油14 ”將上述走私進境的901.055噸燃料油運至東莞偉達、永興油庫卸貨。隨后,被告人馮X、周明清指使船上人員駕駛 “永豐油1 ”船至我國領海外經濟專屬區東經115 °50 ′,北緯21 °30 ′附近位置,從大油輪上過駁燃料油,分別于2013年10月5日,走私898.481噸燃料油運到東莞厚街電力碼頭,由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的 “南鹽油25 ”、 “南鹽油15 ”將燃油駁接至東莞偉達、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13日,走私895.986噸燃料油運至東莞厚街電力碼頭,由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的 “南鹽油32 ”將燃油駁接至東莞永興油庫卸貨。2013年10月14日,被告人馮X、周明清指使船上人員駕駛 “永豐油1 ”船,采取同樣手法進行走私,在我國領海外裝載燃料油走私進境,在返回東莞途中,管事王安X得知馮柯被湛江海關緝私局抓獲,便按周明清指示指使 “永豐油1 ”船員將船開往珠海珠澳大橋附近,與周明清一起將走私回來的燃料油銷售給附近海域的小船,其中78.8噸燃料油賣給 “新慶源油03船。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的、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1、搜查扣押手續、調取證據手續。主要內容: “永豐油1 ”船在舟山的進出港資料

2、 “順開118 ”、 “宏浦116 ”、 “興龍舟200 ”、 “永豐油1 ”船進出港記錄、申報材料、簽證信息。主要內容:

“永豐油1 ”船從舟山運載900噸物品于2013年9月27日18時進入東莞永興石化碼頭,2013年10月2日17時運載800噸物品出港往湛江。三副是姚夕X,船長是董永X等人。

“永豐油1 ”申報材料:舟山沈家門海事處船舶進出港簽證信息:2013年9月15日 “永豐油1 ”船從該港載貨油品900噸往東莞,貨物安全適運單: “永豐油1 ”向東莞海事局沙田海事處申報于2013年9月26日在東莞卸載油品900噸,于2013年10月2日從東莞運載800噸燃油往湛江。

3、卸貨報港資料主要內容:馮柯以東莞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懷化海利有限公司名義出具資料給東莞外代,委托辦理申報由南鹽油駁運燃料油東莞道滘,時間是2013年9月26日。

4、確認相關的單證。

(1)丁剛確認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運輸單證:

“南鹽油26 ”于2013年10月4-5日運輸457.112噸燃料油到偉達油庫。

(2)姚夕X確認 “新慶源03船 ”收到 “永豐油1 "船78.8噸柴油的收據。

5、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運輸合同、運輸清單及運輸詳細記錄,東莞外輪代理提供的為馮柯報港記錄、馮柯委托船舶匯總表。主要內容: “永豐油1 ”船走私燃料油三船卸貨數分別是901.055噸、898.481噸、895.986噸。

6、證人洪宇行(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的證言。主要內容:我公司在厚街電力碼頭共為馮柯 “永豐油1 ”船過駁了3次柴油:

2013年9月26日, “南鹽油14 ”船從厚街電力碼頭過駁燃油548.335立方米到永興油庫、 ‘南鹽油25 “從厚街電力碼頭過駁燃油527.554立方米運至偉達油庫;

2013年10月5日,南鹽油26從厚街電力碼頭 “永豐油1 ”船過駁燃油541.152立方米到偉達油庫, “南鹽油15 ”過駁燃油521.297立方米運至永興油庫;

2013年10月13日, “南鹽油32 ”從厚街電力碼頭過駁燃油1064.054立方米到永興油庫。

7、證人張虎(東莞市外輪代理有限公司職員)的證言。主要內容:我辦理過 “永豐油1 ”船的申報。

8、證人吳厚鵬( “永豐油1 ”的船東)的證言。主要內容:我將 “永豐油1 ”船出租信息發到互聯網上,李洪X打電話聯系我與我見面,我們在煙臺看過船后,李洪X說要回去跟老板商量再定。后經李洪X介紹認識馮柯和沈總。2013年9月12日我將 “永豐油1 ”船租給馮柯的云隆石化公司,年租是168萬,每月租金是14萬元,簽訂合同時馮柯(他說法人代表劉文是他老婆)、沈總和李洪X也在場。后來該船去到東莞時,船上的AIS關閉了。后來在2013年10月份船長董永X告訴我,馮柯是利用我的船去公海駁接柴油回東莞卸的,總共拉了四個船次。

9、證人陳秉右(廣西南寧高斯特貿易公司司機,化驗員)的證言。主要內容:我們公司買的油都是燃料油。因為是同一個老板,送來的油的品質都是一樣的。今年2013年7月份崔建江送來的油有部分含水量偏高,這個從外觀就可以看出來。我化驗后指標都是一樣的,密度都是0.88克/每立方厘米,閃都是175 °C,餾程初餾是175 °C,10%是182多 °(具體記不清楚了),50%是286 °C,95%是358 °C。我的記錄保存得不是很完善,9月到10月的還有部分,其他的都沒有了。

10、證人崔一軍(原 “永豐油1 ”船上的水手兼廚師)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通過中介上到 “永豐油1 ”船上做水手兼廚師,船長是董永X、大副姚夕X、二副邱質輝、輪機長遲旭偉、機工李運和、水手是我和田春雷、管事是 “小王 ”。老板是個胖子,工作上是老板告訴管事,管事再告訴船長,船長安排工作。我的月薪5500元,每到公海駁接一船油有2500元獎金,但被扣2000元作保證金,以保證我們不要將拉油的事告訴別人。我參加到公海(大概東經115 °50ˊ、北緯21 °30ˊ的地方)從一艘外籍船駁接柴油入境,我們駕駛船到東沙群島附近,按 “小王 ”的要求將船上的AIS關閉,管事 “小王 ”就用暗號與外籍船聯系,每次都是運900噸左右,接駁回到東莞后由南鹽油字樣的船將油駁走,我共參加四次,時間分別大概是:2013年9月24日、10月2日、10月10日、10月14日。

11、證人陳光興( “新興源03 ”船的業務員)的證言。主要內容:2013年10月18日下午吃晚飯的時候,有一名中年男人開著救生艇過來,部問我們是否要石化油但有點臟,要價7000/噸,我把對方電話號碼給 “豪哥 ”,讓他們談。后來聽說以6800/噸要的。晚上9點左右在珠海附近海面從 “永豐油1 ”船卸了70多噸油,當時是姓盧的業務員與對方船員讀數和寫收據。該油油質比較渾濁,在我船的油艙里放了十幾天沉淀清晰后再轉賣給其他的抽油船,我自己的船也用了一部分。

陳光興確認 “新興源03 ”船收到 “新興源03 ”船78.8噸柴油的《收款收據》。

12、證人沈麗群的證言。主要內容:我是懷化市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公司經營范圍包括潤滑油、燃料油(不含成品油)、煤油的銷售。我公司曾于2013年10月9日、11日從馮柯處拉了兩車油,而2013年10月15日我公司再派兩臺車去裝油時被海關扣留了。

我曾借錢給馮柯合作經營燃料油,馮柯曾用 “永豐油1 ”拉了一船油回來。

13、被告人馮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

起訴書指控本案中用 “宏浦116 ”、 “順開118 ”、 “興龍舟200 ”和 “永豐油1 ”四艘船走私我都參與,四艘船是我直接指揮的,我記得是十二次(是否有后兩船我不太確定)。

14、被告人王安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曾在 “永興油1 ”船的管事,我參與用該船到到去公海北緯21 °20 ',東經115 °40 '位置從走私母船上駁接燃油運回國內共有4次:(1)2013年9月份,我從山東煙臺上到 “永豐油1 ”船,馮柯對我說去舟山裝油,我們到了浙江舟山。后來到舟山沒有裝油,就直接開船到東莞停了幾天。后馮柯又安排我們將船開到前幾次裝油的位置,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燃料油,然后開到東莞電力碼頭。卸給內河的兩條小船。

(2)過了約5天,我又接到馮柯指令,我叫船員將船從東莞開到公海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燃料油。我們將船開回東莞電力碼頭附近,馮柯安排南鹽油的小船將船上的油駁走。

(3)大概10月10日晚上,馮柯指令,我叫船員將船從東莞開到公海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燃料油。我們將船開回東莞電力碼頭附近,馮柯安排南鹽油的小船將船上的油駁走。

(4)大概10月14日,馮柯指令,我叫船員將船從東莞開到公海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燃料油。回來的時候周明清告訴我將船開到珠海祺澳大橋附近,周明清說馮柯因走私被抓獲了,我在沒等將油全部卸到幾條小油船上時,我便坐車回家了。

15、被告人董永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傭做 “永豐油1 ”船的船長,我曾駕駛船到東沙群島附近,按王安X的要求將船上的AIS系統關閉,駕船到我國境外,在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位置的附近的公海的大船上駁接燃油4次,具體經過:

第一次是2013年9月12號,我從山東煙臺上到 “永豐油1 ”船,管事王安X通知我將船開往浙江舟山去裝油,后來王安X告訴我們不用在舟山裝貨了。我們便按王安X指示將船駛往東莞,途中,王安X叫我們將船開到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位置的,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左右的燃料油,然后開到東莞電力碼頭,2013年9月26日,我們到達東莞電力碼頭,馮柯安排南鹽油的小船將船上的油駁走。

第二次是10月初,我根據王安X的要求,將船從東莞開到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位置的,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燃料油。到大概10月5日,我們將船開回東莞電力碼頭附近,馮柯安排南鹽油的小船將船上的油駁走。

第三次跟上次差不多,也是到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位置的,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燃料油。到大概10月13日,我們將船開回東莞電力碼頭附近,馮柯安排南鹽油的小船將船上的油駁走。

第四次也是到北緯21 °30 ',東經115 °50 '位置的,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燃料油。回來的時候王安X告訴我們計劃有變,大概是10月18日左右,王安X讓我們將船開到珠海祺澳大橋附近,將油全部卸到幾條小油船上。后來王安X就走了,我們就將船開回浙江舟山了。

16、被告人姚夕X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受馮柯雇傭做 “永豐油1 ”船的大副,我曾參與駕駛船到東沙群島北緯21 °20 ',東經115 °40 '位置的的位置附近的公海的走私母船上駁接燃油4次:第一次:2013年9月10日,我從山東煙臺上到 “永豐油1 ”船,我們將船開往浙江舟山裝貨,后來沒有裝貨,船長又讓我們把船開往東莞。駛往東莞的過程中,在公海上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柴油,然后開到東莞電力碼頭。2013年9月25日左右,我們到達東莞電力碼頭,然后將油過駁給了兩條不知名的小船。

第二次是10月初,在船長的要求下,我們又將船開到了公海上,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左右柴油。到大概10月5日左右,我們將船開回東莞電力碼頭附近,然后將油過駁給了兩條不知名的小船。

第三次是第二次運油回來后休息了幾天,我們也是把船開到公海上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左右柴油。大概10月13日左右,我們將船開回東莞電力碼頭附近,然后將油過駁給了2條小船。

第四次同樣是休息了幾天,到公海上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上900噸左右柴油。回來的時候管事告訴我們計劃有變,大概是10月18日左右,讓我們將船開到珠海祺澳大橋附近,將油全部卸到幾條小油船上,后來管事就走了,工資都不發,船東吳老板也來了,把船租給另外一個人,我跟船長、丘質輝還在船上干活,其他人都下去了。最后卸的一艘小船的單據在我這里,船名是 “新慶源03 ”船,重量是78.8噸,其他單據都被管事 “小王 ”拿走了。

17、同案人遲旭偉的供述和辯解。主要內容:我是通過船務中介介紹到 “永豐油1 ”船上做輪機長的,我是大約9月十幾號我上船,我們一起開船從舟山往廣東東莞走時,到福州附近時遇到臺風,臺風過后,我們就將船開到外海從一艘外籍大油輪上過駁900噸左右燃料油,然后開回東莞,由一個胖胖丁老板在岸邊聯系,將油過駁到其他船上了;第二次是10月初,我們從東莞開到領海外,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900噸左右燃料油,大概10月5日開回東莞電力碼頭附近,丁老板安排小船將船上的油駁走。第三次跟上次差不多,也是到外海從一艘油船上裝上900噸左右燃料油,大概10月13日開回東莞電力碼頭附近,丁老板安排小船將船上的油駁走。第四次也是到我國領海外,從一艘外籍油船上裝900噸左右燃料油,回來的時候,王安X告訴我們計劃有變,大概10月18日,王安X讓我們將船開到珠海祺澳大橋附近,將油全部卸到幾條小船上。

同案人遲旭偉指認了用于走私的 “永豐油1 ”船,辯認出參與走私的馮柯、王安X、董永X、姚夕X。

被告人提交的證據:

1、被告人虞國X提交的證據:《誠信證明》、《榮譽證書》。主要內容:被告人虞國X所在的居委會證明虞國X是一位誠實守信、為人正直的老實人,曾被寧波市鄞州昌順海運有限公司評為安全生產先進工作者。

2、被告人李運X提交的證據:《收養證明》、照片。主要內容:被告人李運X所在的的村委會證明李運X收養3名孤兒。

3、被告人姜魯X提交的證據:《證明》。主要內容:被告人虞國X所在的的村委會證明姜魯X一直遵紀守法,沒有不良記錄。

綜合以上事實和證據,評判如下:

關于被告人走私的主觀故意的認定。本案走私貨物時間相對集中,且次數多,數額特別巨大,行動詭秘:都是在晚上、關閉AIS系統、將船開到公海上、以秘密方式聯絡、然后從海上大油輪駁接油運回國內銷售;為保證船上人員不把走私的事情說出去,船上人員的勞務費被扣除部分作為保證金。因此每個被告人不僅認識到或應該認識到自己在故意實施走私的犯罪行為,并且還認識到其他被告人和自己一起共同配合實施走私的犯罪行為,各被告人之間主觀上的意思聯絡是明確的,本案被告人均直接參與了走私犯罪。 “不知情 ”的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關于本案14次走私的油料品質問題。經查,馮柯租用油庫及租用小油船所簽訂的合同上均寫明是儲存或裝載燃料油,馮柯在使用油罐過程中未曾洗倉;本案被告人每次到公海駁接燃料油的地點差別不大,均從大油輪上駁接,每次走私船與外國油輪的接頭方式相同,裝載走私油的油船相對固定,運回到國內過駁的小油船類型相同;走私船及內河小油船在航行時有直接抽用走私油用以行船;馮柯供述每次走私的油料均為燃料油;馮柯與魏顯安簽訂的合作經營方案是經營燃料油,油料均來自臺灣臺塑煉油廠,系B12號燃料油;向馮柯購買過走私油的崔建江、沈麗群、魏顯安均證實馮柯提供給他們的是燃料油;南寧高斯特公司化驗員證實曾對收到的馮柯走私回來的兩個批次的油進行化驗,品質一致,均為燃料油。馮柯每次委托佛山市南海區鹽步水運公司用以接駁走私油料的油船均為柴油運輸船,證明馮柯所走私的油料品質較高,接近柴油。本案查獲的現貨油料,經偵查機關取樣送廣州海關化驗中心、國家石油石化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進行品名鑒定,結果不一致,分別是其他燃料油、柴油。國家石油石化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僅檢驗凝點和餾程兩個項目,未對油樣硫含量進行檢驗,廣州海關化驗中心鑒定的項目相對較多,其中所鑒定的硫含量為0.289%,而柴油硫含量的國家標準為不大于0.2(2013年6月30日以前)或0.035(2013年7月1日開始),故被檢油料不符合柴油的質量標準,不應認定為柴油,而應認定該批油料屬于其他燃料油。綜上,應認定本案14次涉嫌走私的油料均為其他燃料油。

關于本案走私偷逃應繳稅款的認定問題。關于送核表的問題,偵查部門對此作了說明: “送核系在計算機上錄入,無紙本送核表 ”,該說明合理,本案的核稅證明書應予采信。故本案涉嫌走私燃料油14次、共11544.39噸,共計偷逃應繳稅款20113257.84元。

關于自首。偵查部門根據群眾舉報而截獲涉嫌走私的油船并抓獲被告人李洪X、姜魯X等人,被告人李洪X、姜魯X不符合自首的條件,不屬于自首。因此認為其二人有自首情節的的辯護意見與事實不符,不予采納。

被告人李洪X及其辯護人提出2014年9月2日的《訊問筆錄》是非法證據,但未能提出相關的線索,亦沒有證據予以證實,并且偵查機關對此出具說明,證實偵查機關不存在以威脅、恫嚇和欺騙方法收集口供的情況,故對非法證據排除的申請不予支持。

關于被告人李洪X出資問題。被告人李洪X與周明清商定共同出資購買 “興龍舟200 ”船出租給被告人馮X,并實際將出資的50萬元交給周明清,雖然李洪X供述其出資買船出租是為了獲取租金,但他是在參與了走私后,明知馮柯、周明清走私的情況下所為、并且他本人也參與了用該船進行走私犯罪,故應認定其為馮柯走私提供幫助。

關于本案是否屬于單位犯罪問題。經查,被告人馮X供述其與周明清合伙以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懷化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的名義租賃油罐,用以臨時存放走私進境的燃料油;而云隆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岳陽柯海化工有限公司、懷化海利油料貿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不知情;本案走私所得并未為該三家公司所有。故本案不屬于單位犯罪。

關于李洪X是否構成立功。經查,被告人李洪X在2013年10月16日的訊問筆錄中,供述了其參與馮柯用船走私燃料油的犯罪行為后,當被問及 “馮柯還有沒有這樣的船 ”時,李洪X回答 “還有一艘 ‘永豐油1 ’船 ”。但在同月27日的供述: “ ‘永豐油1 ’船是我介紹給馮柯租用的油船,當時我跟馮柯等三人去煙臺看的船,但有沒有租這條船運油,我就不知道了。 ”對此,湛江海關緝私局偵查處出具說明:發現 “永豐油1 ”走私是海關自行偵查的結果。故對被告人馮X利用 “永豐油1 ”走私的事實李洪X不存在有立功表現。湛江海關緝私局偵查處出具說明: “李洪X在被羈押期間,曾向我局民警舉報同監倉犯罪嫌疑人陳培文(不同案)參與走私犯罪的相關情況。李洪X的舉報幫助我們了解到陳培文到案后拒不交代的部分案件事實,對我局偵查辦案起到了積極的幫助作用,現陳培文已被移送起訴,李洪X的指認材料也已一并附卷作為證據使用。 ”被告人李洪X以上對陳培文的檢舉揭發行為,為偵查機關提供了偵查線索,為偵破案件提供了幫助,應認為定為有立功表現。

本院認為,被告人馮X無視我國法律,為牟取非法利益,逃避海關監管,組織、指揮、雇傭他人駕駛船舶先后14次到我國領海外偷運11544.39噸燃料油進境銷售,共計偷逃應繳稅款20113257.84元。被告人王安X、李洪X、張國X、張如X、虞國X、董永X、李運X、李青X、姚夕X、聶少X、柴巨X、姜魯X無視我國法律,明知他人走私,為謀取高額報酬,受人指使,參與駕駛船舶到我國領海外偷運燃料油進境,被告人王安X參與走私10次共計8103.445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14118259.87元。被告人李洪X參與走私10次共計8770.068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15279679.1元;張如X參與走私6次共計5329.123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9284681.13元;張國X、虞國X參與走私4次共計3440.945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5994997.97元;被告人董永X參與走私4次共計2774.322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4833578.74元;被告人李運X、李青X、姜魯X參與走私10次共計8770.068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15279679.1元;姚夕X參與走私4次共2774.322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4833578.74元;被告人聶少X、柴巨X參與走私6次共計5249.671噸燃料油,偷逃應繳稅款9146259.3元。上述被告人的行為均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屬走私普通貨物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依法應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被告人馮X組織、指揮、雇傭他人走私,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人馮X當庭認罪,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王安X作為管事,負責在船上接收馮柯、周明清的指令,與在公海上的大油船接頭,核對駁接油的數量,管理船上船員并安排船上工作,并且參與走私次數較多;被告人李洪X,明知周明清從事走私犯罪活動,仍提供資金買船出租給馮柯,為馮柯走私提供幫助,并且參與走私次數較多,故被告人王安X、李洪X屬積極參與走私犯罪,在犯罪中起積極作用,鑒于其是受他人指使進行走私犯罪,故其屬于作用相對較小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人李洪X有立功表現,又可從輕或減輕處罰。被告人張國X、張如X、虞國X、董永X、姚夕X、李運X、李青X、聶少X、柴巨X、姜魯X受被告人馮X組織、指揮、雇傭參與走私犯罪,只領取工資,不參與分贓,故該10名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被告人張國X作為管事;張如X、虞國X、董永X作為船長,負責按照管事安排組織船員運輸、裝卸油;被告人姚夕X、李運X、李青X分別為大副、小副,負責協助船長開船,故被告人張國X、張如X、虞國X、董永X在犯罪中的作用大于被告人姚夕X、李運X、李青X;被告人聶少X、柴巨X、姜魯X負責船上打雜或做飯,故被告人聶少X、柴巨X、姜魯X屬于在犯罪中作用較小;被告人王安X、李洪X、張國X、張如X、虞國X、李運X、李青X、姚夕X、聶少X、柴巨X、姜魯X均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綜上,對被告人馮X、王安X可從輕處罰;對被告人李洪X、張國X、張如X、虞國X、董永X、李運X、李青X、姚夕X可減輕處罰;對被告人聶少X、柴巨X、姜魯X可減輕處罰并適用緩刑。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馮X、王安X、李洪X、張國X、張如X、虞國X、董永X、李運X、李青X、姚夕X、聶少X、柴巨X、姜魯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的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辯護人的辯解、辯護意見中與事實相符、于法有據的予以支持,與事實不符、于法無據的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三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和第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第六十八條、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馮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40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27年10月15日止)。

二、被告人王安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5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5月28日起至2024年5月27日止)。

三、被告人李洪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5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20年10月15日止)。

四、被告人張國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8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19年10月15日止)。

五、被告人張如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19年10月15日止)。

六、被告人虞國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并處罰金人民幣8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18年10月15日止)。

七、被告人董永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8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月28日起至2019年7月27日止)。

八、被告人李運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17年10月15日止)。

九、被告人李青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17年4月15日止)。

十、被告人姚夕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16年10月15日止)。

十一、被告人聶少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

(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二、被告人柴巨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0萬元。

(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三、被告人姜魯X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

(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十四、扣押的成品油735.24噸予以沒收。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審判長 曾 玲

審判員 舒樂清

審判員 袁南利

二〇一五年 × ×月 × ×日

書記員 林興龍

附相關法律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走私本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一百五十二條、第三百四十七條規定以外的貨物、物品的,根據情節輕重,分別依照下列規定處罰:

(一)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較大或者一年內曾因走私被給予二次行政處罰后又走私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二)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三)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對多次走私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走私貨物、物品的偷逃應繳稅額處罰。

第二十五條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論處;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

第二十六條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為共同實施犯罪而組成的較為固定的犯罪組織,是犯罪集團。

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

對于第三款規定以外的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

第二十七條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輔助作用的,是從犯。

對于從犯,應當從輕、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

第六十四條犯罪分子違法所得的一切財物,應當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應當及時返還;違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應當予以沒收。沒收的財物和罰金,一律上繳國庫,不得挪用和自行處理。

第六十七條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被采取強制措施的被告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

被告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因其如實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別嚴重后果發生的,可以減輕處罰。

第六十八條犯罪分子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的,或者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現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

第五十二條判處罰金,應當根據犯罪情節決定罰金數額。

第五十三條罰金在判決指定的期限內一次或者分期繳納。期滿不繳納的,強制繳納。對于不能全部繳納罰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時候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以執行的財產,應當隨時追繳。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災禍繳納確實有困難的,可以酌情減少或者免除。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第七十三條拘役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個月。

有期徒刑的緩刑考驗期限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第七十二條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對其中不滿十八周歲的人、懷孕的婦女和已滿七十五周歲的人,應當宣告緩刑:

(一)犯罪情節較輕;

(二)有悔罪表現;

(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

(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宣告緩刑,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特定活動,進入特定區域、場所,接觸特定的人。

被宣告緩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處附加刑,附加刑仍須執行。

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十六條走私普通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在十萬元以上不滿五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 “偷逃應繳稅額較大 ”;偷逃應繳稅額在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二百五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 “偷逃應繳稅額巨大 ”;偷逃應繳稅額在二百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 “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 ”。

走私普通貨物、物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偷逃應繳稅額在三十萬元以上不滿五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的 “其他嚴重情節 ”;偷逃應繳稅額在一百五十萬元以上不滿二百五十萬元的,應當認定為 “其他特別嚴重情節 ”:

(一)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

(二)使用特種車輛從事走私活動的;

(三)為實施走私犯罪,向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行賄的;

(四)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孕婦等特殊人群走私的;

(五)聚眾阻撓緝私的。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759)2215599
0759-2222569
13902502099
主任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還可輸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黃河云建站 | 管理登录
浙江6十1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