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9-2215599

廣東漢基律師事務所

http://www.vmzxqt.live





首頁 >> 法庭內外 >>結案陳詞 >> 杜寶盈經漢基律師辯護獲無罪判決
详细内容

杜寶盈經漢基律師辯護獲無罪判決



杜寶盈經漢基律師辯護獲無罪判決

編者按:本所主任、一級高級律師周漢基受托擔任被告人杜寶盈的辯護人,提出了八點和補充中肯的辯護意見。經湛江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采納了周漢基律師的辯護意見,對杜寶盈作出無罪的判決。檢察機關提出抗訴后撤回抗訴,杜寶盈的無罪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杜寶盈票據詐騙案辯護詞

審判長、審判員:

    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二和第三十五條規定,我受被告人杜寶盈的委托,擔任他的辯護人,出席今天的法庭為他進行辯護。

    本辯護人在受理案件以后,認真查閱了全部案卷材料,多次會見被告人,聽取他陳述案件的經過。剛才又聽了公訴人的公訴詞,對本案情況有了較全面的了解。我認為起訴書認定杜寶盈構成票據詐騙罪,證據不足。現在我圍繞本案爭議的問題,發表如下辯護意見:

一、起訴書認定杜寶盈對胡立榮“謊稱其認識湛江市商業銀行開發區支行信貸部主任黃納雄”與事實有出入。胡立榮經咸陽市法院退休干部魚良民介紹認識杜寶盈,說杜寶盈能幫助將開出的承兌匯票在深圳銀行質押貸款,這是事實。但是,杜寶盈當時沒有對胡立榮“謊稱認識開發區支行信貸部主任黃納雄”。據查實:在20038月中旬,北京某房地產開發公司李某某總經理帶黃納雄、余振宇到深圳找杜寶盈聯系辦理5000萬元承兌匯票質押貨款,李某某介紹黃納雄是開發區支行業務部(信貸部)主任,余振宇是計劃部主任。杜寶盈當時幫助他們在深圳農行辦妥承兌匯票質押貨款手續。同年9月,魚良民聯系杜寶盈并要求幫助辦理胡立榮的綿陽市德新科技學校質押貸款,杜寶盈將李某某辦理承兌匯票質押貨款和將李某某介紹黃納雄的身份如實轉告魚良民。魚良民后來帶胡立榮等人到湛江時,胡立榮親自驗看黃納雄工作證,工作證上寫明黃納雄是開發區支行信貸部主任。

由此可見,杜寶盈是據李某某的介紹將黃納雄的身份轉告魚良民,且胡立榮驗看黃納雄的工作證時也印證李某某介紹黃納雄的身份相符,黃納雄等人還與胡立榮等人在開發區支行洽談開承兌匯票貸款的事,使胡立榮對黃納雄身份確信無疑。如果說黃納雄的身份有假,那么這是李某某錯誤傳遞信息和黃納雄偽造工作證欺騙胡立榮所致,但這不是杜寶盈為欺騙胡立榮捏造事實“謊稱認識開發區支行信貸部主任黃納雄”。

二、起訴書認定杜寶盈為詐騙開票費到綿陽市德新科技學校考察也與事實有出入。2003年102日,黃納雄帶妻兒和杜寶盈去該校所謂的“考察”是事實。但是,當時是怎樣去的呢?據查實:胡立榮當時要回學校籌備開票費,黃納雄提出國慶節到學校考察。這樣,胡立榮匯給杜寶盈一萬元路費,黃納雄謊稱銀行人員無空來,便帶自己的妻兒去。當時杜寶盈業務繁忙不愿意同去,胡立榮和黃納雄都說杜寶盈作為中介人不去不行,杜寶盈只好跟著去。在所謂的考察中,只是黃納雄裝模作樣在學校轉一圈,還謊稱該校有實力,可以1000萬元收取25000元為該校開出5000萬元承兌匯票。

顯然,這些都是黃納雄為帶妻兒和為詐騙開票費撒的謊,杜寶盈不知情,只是被騙到學校參與所謂的考察,但他沒有與黃納雄有詐騙胡立榮的開票費的企圖和共謀。

三、起訴書認定杜寶盈以1000萬元假匯票詐騙胡立榮25000元亦與事實有出入。據查實:10月8日,胡立榮打電話叫杜寶盈來湛江說他們準備了25000元要求黃納雄先開出1000萬元承兌匯票。杜寶盈立即與黃納雄聯系,黃納雄說與銀行說一下看行不行。在1014日下午四點,黃納雄打電話來說可以開出一張1000萬元匯票。當晚八時許,黃納雄叫一姓陳的司機送來了一張1000萬元的承兌匯票到湛江迎賓館。杜寶盈就帶陳司機上胡立榮住的赤坎賓館房間將匯票交給胡立榮,當時湖南省衡陽市工行副行長文小友在場,杜寶盈叫胡立榮第二天到銀行驗下匯票的真偽,胡立榮即打電話與總臺聯系借驗鈔機驗匯票,總臺不同意借,胡立榮說是真的,便將25000元交給黃納雄委托送匯票來姓陳的司機,杜寶盈也叫胡立榮寫張收到1000萬元匯票的收據(杜寶盈、胡立榮都承認這事實)。黃納雄在20031021日、26日接受營口市公安人員審訊時,也承認這1000萬元承兌匯票是他指使一個叫“小蔡”的人偽造的。

從而不難看出,交給胡立榮的1000萬元假匯票是黃納雄指使“小蔡”偽造的,這張匯票也是黃納雄指使姓陳的司機送給胡立榮,并從胡立榮手上騙取了25000元開票費。杜寶盈一概不知情,既沒有參與偽造1000萬元匯票的故意和行為,也沒有騙取胡立榮的25000元開票費的事實。如果杜寶盈想想詐騙胡立榮,杜寶盈就不可能在胡立榮收到姓陳的司機匯票時,還叫胡立榮寫收到1000萬元匯票的收據。

四、杜寶盈沒有詐騙胡立榮的電腦和手機。胡立榮等人到湛江找黃納雄聯系開承兌匯票時,黃納雄提出為便于開匯票,要求胡立榮買電腦和手機送給銀行領導。當時杜寶盈說:“如果開匯票的事辦不成,電腦、手機的錢由我負責”(魚良民在《情況說明》中證實:“老杜(杜寶盈)給老胡(胡立榮)說若事情辦不了他返還姓胡(胡立榮)的14600元錢”)。在去買電腦和手機時,杜寶盈指派司機徐道立同去,后來胡立榮說錢不夠,杜寶盈就墊支4600元。這樣胡立榮就在深圳買了聯想牌電腦1部、摩托羅拉手機2部送給黃納雄。

從這事實可見,提出買電腦、手機送給銀行領導是黃納雄,并不是杜寶盈;騙取這些電腦、手機是黃納雄,也并不是杜寶盈,起訴書也作認定。杜寶盈在這買電腦、手機中不但不獲取任何利益,反而墊支了4600元。

五、胡立榮和劉啟華的的部分證詞不可信。(一)對于再開的4000萬元匯票,胡立榮原來說付給黃納雄80000元,后來又說付給杜寶盈85000元,劉啟華卻說付給黃納雄10萬元,這都不是事實。事實上胡立榮與杜寶盈約定貸款5000萬元學校方用70%3500萬元,杜寶盈公司用30%1500萬元,開票費005%各負各的,應付的10萬元要求杜寶盈墊付30000元,所以只匯給杜寶盈70000元,杜寶盈將66000元付給黃納雄,并不是收到85000元。(二)買電腦和手機起訴書認定用15600元,胡立榮開始說用13000元,后來說用了15600元,至于價格多少只以發票為準,但胡立榮當時手頭的錢緊張,讓杜寶盈墊支取4600元,胡立榮和劉啟華都未承認。(三)姓陳的司機交1000萬元假匯票給胡立榮時,胡立榮當時將25000元開票費交給送匯票姓陳的司機不可能交給杜寶盈,但胡立榮和劉啟華都說將25000元開票費交給杜寶盈,起訴書否認這說法。此外,胡立榮說另外付給杜寶盈5000元、6000元、8000元,這都沒有依據的說法。

綜觀胡立榮的多次證詞,應該說胡立榮原來向警方作的證詞相對客觀,后來向警方作的證詞假話亂編,不可置信。

六、杜寶盈自始至終未有詐騙胡立榮及其學校。至于杜寶盈是否詐騙胡立榮及其學校,我以上已作了較為詳細的論述,確實沒有發現杜寶盈詐騙胡立榮及其學校的證據。在這里,我還可從胡立榮與杜寶盈簽訂的協議分析:一是胡立榮與杜寶盈在2003年919日簽訂《協議》,《協議》上明確規定:杜寶盈“負責聯系承辦從湛江市商業銀行開出真實,有效的銀行承兌匯票5000萬元……并負責在深圳建行支行,用所開出的銀行承兌匯票作抵押貸款(用期一年)”。《協議》還約定學校向湛江市商業銀行提供所需的真實、有效的手續,考察核實后交匯票,開票費由學校承擔。等等。二是在簽訂這《協議》同時,胡立榮與杜寶盈約定:在黃納雄辦理的5000萬元銀行承兌匯票中,胡立榮學校使用70%3500萬元,杜寶盈公司使用30%1500萬元。這事實除杜寶盈供認外,胡立榮在20031022日接受湛江警方問話時也作證實:“原來我們與杜寶盈簽訂一份協議,我們負責在湛江開承兌匯票的費用,他(即杜寶盈)幫我們在深圳找一家公司用承兌匯票質押貸款,貸出款70%由我們使用,深圳公司使用30%,貸款費用由深圳公司負責,貸款到期后各自償還”。此外,胡立榮原來說以學校后來改為德陽市欽達科技有限公司開承兌匯票。

從而可見,如果杜寶盈詐騙胡立榮及其學校,就不可能雙方簽訂《協議》確認和保證“從湛江市商業銀行開出真實,有效的銀行承兌匯票5000萬元”;如果杜寶盈詐騙胡立榮及其學校,就不可能雙方約定各自按比例使用貸款、各自負擔費用、到期各自償還。杜寶盈不可能為此事費時間和花費資金。這就表明胡立榮和杜寶盈是雙方共同融資,不是杜寶盈詐騙胡立榮及其學校,而是胡立榮和杜寶盈共同被黃納雄欺騙。況且,原來以學校后來改為德陽公司開承兌匯票,超出杜寶盈原來的想法,更不能證明他有與黃納雄共同欺騙的故意。         

七、起訴書認定在營口市被警方搜獲的六張湛江市商業銀行匯票是杜寶盈指使別人偽造的與事實不符。據查實:杜寶盈通過一個叫孟建華的人認識新疆中美中藥材資源生物轉化產業基地有限公司的鄭總,鄭總要開6000萬元承兌匯票履行與黃納雄2003926日偽簽的紅豆杉購銷合同,經與黃納雄聯系,黃納雄說這公司有實力不需考察,但要先預付30萬元手續費。同月28日,杜寶盈就與鄭總公司簽訂《關于辦理銀行承兌匯票質押貸款協議書》約定:這6000萬元承兌匯票,新疆公司用5000萬元,杜寶盈公司用1000萬元,杜寶盈據此也準備了10萬元。1017日下午五時許,黃納雄打電話給杜寶盈說他將六張承兌匯票交給湛江迎賓館服務臺,叫杜寶盈去取即可。杜寶盈取回后見到匯票的出票人是湛江市中潤公司,收款人是新疆公司,每張匯票額是1000萬元,六張共6000萬元。后來杜寶盈跟黃納雄去大連在營口被警方在提包內就搜出這六張假匯票。

黃納雄在2003年1021日被營口警方審訊時供認:“這六張假的銀行承兌匯票交給我派出的小蔡,小蔡按照我提供的企業名稱、企業公章和法人印鑒又做出了這六張面額為1000萬元的假銀行承兌匯票,小蔡按照我的要求做好了這六張匯票后,把它放在一個信封里又交給湛江迎賓館大堂的服務臺”后轉給杜寶盈。

同年10月26日黃納雄又供認:這六張匯票“是我找小蔡給填的內容,蓋的假公章和公司法人印鑒。”“湛江中潤公司的企業名頭和公章和法人印鑒是我提供的,新疆公司名頭是杜寶盈提供的,銀行公章和印鑒是小蔡自己弄的。”

這些事實充分顯示,在杜寶盈身上搜到的六張假承兌匯票,是黃納雄交給杜寶盈,讓杜寶盈履行與新疆公司的協議(新疆公司用5000萬元,杜寶盈用1000萬元),實際上黃納雄不但詐騙了新疆公司,而且也詐騙了杜寶盈。這六張60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包括偽造中潤公司、湛江市商業銀行公章、印鑒和承兌匯票內容是黃納雄自己和指使小蔡偽造的,但并非是杜寶盈自己依靠和指使他人偽造的。

八、起訴書認定杜寶盈持5000萬元假匯票詐騙賈玉生、賈玉金沒有事實依據。這“杜寶盈持5000萬元偽造”的承兌匯票,究竟是在杜寶盈身上搜出的6000萬元匯票,還是另有5000萬元匯票呢?如果另外沒有5000萬元匯票,就沒有事實根據。如果說是在杜寶盈身上搜出的6000萬元中的5000萬元匯票,但這6000萬元匯票是按新疆公司簽的協議開出的6000萬元承兌匯票,匯票的收款人是新疆公司,并不是賈玉生、賈玉金,這就當然不存在“杜寶盈持5000萬元偽造”匯票詐騙賈玉生、賈玉金。

事實的真相是:2003年7月,賈玉生為籌4300萬元資金拍賣吉化公司101車間設備,通過李公安、王毅恩認識黃納雄。黃納雄以送禮給行長和要付開票費為名,騙取了賈玉生12萬元。同年10月,賈玉金要籌集5000萬元前期資金購買營口市造紙廠電廠,黃納雄滿口答應賈玉金的要求,同意開出所需的5000萬元匯票。這些事實不但有黃納雄供認,而且有賈玉生、賈玉金證實,黃納雄在20031021日也供認:“杜寶盈不知道我們來營口干什么。”

從這事實足以可見,杜寶盈根本不認識也不知道賈玉生、賈玉金要黃納雄聯系貸款的事,也不參與黃納雄的詐騙活動。為什么起訴書如此認定呢,這就是因為杜寶盈與黃納雄同去營口,并在杜寶盈身上搜出六張假的銀行承兌匯票,但這六張匯票根本不是給賈玉生、賈玉金開的,而是給新疆公司開的。杜寶盈雖然被黃納雄利用要把這六張匯票拿出來騙賈玉生、賈玉金,如果杜寶盈讓他們看可能杜寶盈有詐騙嫌疑,但杜寶盈說不是開給他們的,不讓他們驗看,這就不能認定杜寶盈持5000萬元匯票詐騙賈玉生、賈玉金。

    綜上所述,起訴書認定杜寶盈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四條規定,構成票據詐騙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杜寶盈之所以被界入此案,原因有三:一是胡立榮要求開5000萬元承兌匯票,杜寶盈積極幫朋友魚良民的忙,無意中界入了被黃納雄詐騙;二是杜寶盈公司連年虧損也想在融資中借一些資金使用,他才積極界入,無形中也陷入黃納雄的詐騙;三是杜寶盈無緣無故與黃納雄到營口,也被警方在他身上搜出由黃納雄偽造的六張6000萬元承兌匯票,結果被嫌疑與黃納雄共同實施詐騙。但是,據查明的事實表明,杜寶盈根本不參與黃納雄的票據詐騙,他也是被黃納雄詐騙的受害者。為此,建議法庭能查實本案的事實,給杜寶盈作出公正的判決。


最新评论
請先登錄才能進行回復登錄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企业位置
联系我们:
(0759)2215599
0759-2222569
13902502099
主任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還可輸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黃河云建站 | 管理登录
浙江6十1开奖结果今天开奖结果